查看單個文章
舊 2007-08-23, 13:39   第 72 楼
呜呼哀哉
高级会员
 
文章: 1,630
聲望: 1 呜呼哀哉 向着好的方向发展
註冊日期: 2006-06
預設 回复: 民国多少事……

 民国初建,一场革命可以扫荡一个王朝,但要根除中国人的封建皇权思想,谈何容易?尽管新建的民国以全新的气象证明了民主共和的进步,但守旧者依然不是一个两个。
  
  1914年,时任交通总长的梁敦彦私下说:“民主就是无主,共和就是不和。”
  
  至于前清遗老,就更加露骨。遗老劳乃宜于1914年秋,把他在辛亥前后写下的反对共和、拥护帝制的著作汇编成《正续共和解》,该书认为,“共和”的真义其实是在皇帝小的时候,由朝中公卿“和”而“共”同地帮年幼皇帝治理国家,因此,共和是指君主政体,而不是民主政体;现在搞的共和,是对共和本意的误解。他主张还政于清室,赐袁世凯世袭王爵。
  
  这番篡改共和内涵、否定辛亥革命、为帝制张目的荒诞言论捎给袁世凯后,袁世凯的反应是:立即请他来京当参政。
  
  劳乃宜的参政没当成,因为民国已建立三年多,在辛亥革命洗礼和帝制覆亡后的社会发展中,民众的主流思想毕竟是共和。这股复辟逆流一涌动,立即受到抵制。袁世凯看势头不对,就下了一道严禁紊乱国体的命令。
  
  但此时,袁世凯的称帝之心已痒得很了。在讨论复辟思潮开始露头的政事堂会议上,袁世凯说:“君主嘛,也不是不可以有;但真要有皇帝的话,得找个姓朱的,最好是洪武后人,我看朱总长就可以嘛。”
  
  “朱总长”是指交通总长朱启钤。这番似乎是开玩笑的话,是袁世凯释放的一个重要信号——他不反对君主。
  
  在要君主还是要共和这样大是大非的问题上,本应旗帜最为鲜明的民国大总统的态度竟如此暧昧。敏感者都明白了他的心思,而复辟主张者大受鼓舞。
  
  在一些人心里,没皇帝就不象个国家,没个磕头跪拜效忠的对象就总不舒服。太漫长的封建帝制,造就了一些中国人刻骨的奴性,这也是袁世凯称帝的社会心理基础。
  
  要成就大事,依靠的不外乎是枪杆子和笔杆子,前者提供暴力保证,后者提供舆论保证。如今枪杆子袁世凯握得紧得很,而笔杆子,自然有守旧者和趋炎附势者来充当。
  
呜呼哀哉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