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yno 论坛   myspace counters

返回   whyno 论坛 > 休闲娱乐 > 『云之海的彼端』
MusIc WiKi 部落格 图册

『云之海的彼端』 如果相遇是出现在世界的某一个角落,为什么不能让你我记下它的坐标,在云和海之间的那道地平线,是不是我们彼此的原点。

回覆
 
主題工具
舊 2007-08-23, 13:53   第 91 楼
呜呼哀哉
高级会员
 
文章: 1,630
聲望: 1 呜呼哀哉 向着好的方向发展
註冊日期: 2006-06
預設 回复: 民国多少事……

 到1917年,第一次世界大战已打了2年半,中国一直置身事外,取中立态度。该年2月,美国宣布同德、奥绝交,准备参战。美国希望中国和它采取一致行动,美国公使奉命频繁拜会中国总统、总理,表示如中国参战,将给中国优惠条件,借款给中国做军费。在美国的活动下,中国政府同意参战。
  
  3月1日,段祺瑞率全体阁员来到总统府,召开最高国务会议讨论对德绝交,黎元洪表示这个问题要先交国会讨论;2日,段祺瑞邀请参、众两院议长和各政党领袖座谈,对德绝交获得国会人士赞同;3日,国务会议通过对德绝交;4日,段祺瑞再来总统府,请黎元洪在政府向国会递交的咨文上盖印。盖印后交国会,因段祺瑞事先已取得国会赞同,一盖印交过去表个决,对德绝交的整个手续就办完了。
  
  不料黎元洪在手续齐备的情况下坚不盖印,说不能“草率从事”,又提出要统一全国军人的意见才可决定。
  
  黎元洪节外生枝,段祺瑞气得鼻子歪到一边,强忍怒气再做解释;黎元洪却说大总统有宣战和媾和的特权,应对一切负责。段祺瑞莫名其妙又恼怒万分,吼道:“总统既然不信任我,事事作梗,这个国务总理我是没法干下去了!”当天,段祺瑞就丢下国务院的事物,离开北京跑到天津生闷气去了。
  
  中国对德绝交,本来在美国的游说下,黎元洪是早已答应了的,可到要落实的时候,素来老实、并不敢主动向段祺瑞找茬的黎元洪却变了卦,这里的原因在于:日本听说美国以优厚条件介入中国外交,怕自己失去了对中国外交的影响,赶紧也扎进来,许以更实惠的条件支持中国参战;段祺瑞本就是亲日派,就跟日本密切起来——同是参战,这样主导者就是日本而不是美国了。美国看到,日本要主导中国的外交方向了,就改变态度,由鼓动中国参战转变为反对中国参战。黎元洪是美国看好的人,就按美国调整后的调子反对中国对德绝交。
  
  段祺瑞负气出走,本来正中黎元洪下怀,但马上他就发现段祺瑞这一走还真有走的实力:他一走,黎元洪就找不到够分量的人做总理了。请徐世昌,徐世昌不干;请王士珍,王士珍是段祺瑞的同门,不可能“卖友”。而全国各路军阀还是服气段祺瑞,纷纷发通电要求挽留段总理。黎元洪无奈,请众议院议长汤化龙到天津请回段祺瑞。
  
  段祺瑞扬眉吐气地回到北京。对德绝交案,黎元洪自然只有盖印,国会也迅速通过。
呜呼哀哉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2007-08-23, 13:54   第 92 楼
呜呼哀哉
高级会员
 
文章: 1,630
聲望: 1 呜呼哀哉 向着好的方向发展
註冊日期: 2006-06
預設 回复: 民国多少事……

 然而段祺瑞还要对德宣战。1897年,德国强租胶州湾,并把整个山东划为了它的势力范围;第一次世界大战1914年6月爆发后,日本向德宣战,夺取了德国在山东的特权。段祺瑞看准协约国必胜,力主参加这场大战,德国败后,中国就可做为“战胜国”从日本手里收回山东权益。支持中国参战、允诺提供军费借款给中国的日本,可能没想到段祺瑞肚子里还有这个主意。
  
  对德绝交已让总统府和国务院闹翻了天,对德宣战更是狂澜迭起,直接造成了张勋的复辟良机。
  
  跟美国关系密切的黎元洪首先不同意宣战;国会也不同意宣战,在议员们看来,中国干吗要趟欧洲那个混水,中国又哪里是去打世界大战的料?搞个绝交就不错了;各省军阀也不同意宣战,因为他们最怕要调自己的兵上战场,会削弱自己的实力。
  
  段祺瑞不怕黎元洪,也不怕国会,但他怕得不到军阀们的支持,枪杆子不同意才真玩完。因此他紧急召开督军会议,全国10个省的督军和其他省的督军代表到会。段祺瑞在会上面授机宜:所谓宣战,其实不用出兵,只要派些劳工去欧洲就可以了,协约国胜利后中国就是战胜国,很讨便宜;而且,参战期间,各位将军还可以借此机会壮大自己的军队!
  
  各省军阀对此当然十分高兴,态度一下由反对宣战变为支持宣战。在段祺瑞的操纵下,他们组成“督军团”,向黎元洪和国会施压。
  
  黎元洪对军人干涉外交事务震怒不已,他在总统府对前来鼓动宣战的督军团吼道:“宣战媾和是大总统的特权,你们责在守土,不许侵犯大总统的特权!”
  
  可黎元洪毕竟是纸老虎,抵挡不了军人的攻势,5月6日,只好在议案上盖印,然后寄希望于国会否决。
  
  国会这一关,如果段祺瑞妥加布置,通过不太困难,段祺瑞本已开始疏通国会,回答了议员“中国参战是否因为日本给予借款”等质询。不料段祺瑞的手下傅良佐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象袁世凯选大总统时组织“公民团”围攻议员一样,傅良佐在段祺瑞不知道的情况下也搞了个“公民团”!这些“公民”情绪激动,包围国会,摇着旗子喊着口号要求宣战,段祺瑞看见时还以为是真的,十分满意。也许是赏钱给得够多,“公民团”非常卖力,甚至冲进会厅,激起了议员的极大愤慨,当即宣布休会,以示**。
  
  督军团在国会碰壁,恼羞成怒之下,联名要求解散国会。对这一公然挑战国法的跋扈无理行为,黎元洪强硬了起来,宣布:“不违法,不恋栈,不怕死!
呜呼哀哉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2007-08-23, 13:54   第 93 楼
呜呼哀哉
高级会员
 
文章: 1,630
聲望: 1 呜呼哀哉 向着好的方向发展
註冊日期: 2006-06
預設 回复: 民国多少事……

 眼看黎元洪已退无可退,却似乎是老天助他,这时发生了一个转折:英文《京报》披露,中国如对德宣战,日本就提供中国1亿元的军事借款!段祺瑞在回答议员质询时本已将此否定,这一下舆论哗然,老段被送到了风口浪尖;接下来,又一有利于黎元洪的事发生——长江巡阅使、十三省大盟主张勋明确宣称,随时奉黎大总统之命入京,维护治安。
  
  段祺瑞正狼狈不堪,又得到张勋的效忠,受够了欺负的黎元洪腰杆立时硬了起来,他决心摸一把“北洋之虎”的屁股。5月23日,黎元洪连下三道命令,宣布免去段祺瑞国务总理兼陆军部长的职务,任命前清重臣、原云贵总督、李鸿章的侄子李经羲为代理国务总理。
  
  段祺瑞听到黎元洪竟真敢免自己的职,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当天,他立即来到天津,发通电称根据民国约法,总统无权免总理的职,他对此免职令不予承认。
  
  张勋一直在紧密观察北京的府院之争,在督军团被黎元洪和国会呛得怒火万丈之时,张勋秘函邀请各省督军到他的衙门所在地徐州。各省督军称张勋为前辈,挑动张勋对黎元洪不客气。张勋看着督军们对黎元洪如此愤恨,心里得意地咪咪笑着,把黎元洪免段祺瑞总理职务的电文出示(发此电时督军们尚在来徐州途中);顿时,各省督军大惊失色又暴跳如雷。
  
  张勋要的就是大家仇视大总统黎元洪,眼下大家的情绪差不多了,纷纷希望张勋带头倒黎,张勋却又一副不置可否的表情。有人立即明白了,说:“我们知道您就是想复辟清室,只要您带头,我们誓死跟从!”
  
  张勋顿时大喜过望,说:“要真是这样,那太好了!但这可不是空话,我们既然干,就必须坚定不渝!”众人连连称是。张勋又问参加会议的徐树铮和安徽省长倪嗣冲,这二人可表露段祺瑞的态度。徐、倪二人的回答是:“只求倒黎,不计手段!”意思是复辟也没啥不可。
  
  这次复辟前的徐州会议商定,张勋进京后,先解散国会,再逼黎元洪退位,然后迎溥仪复辟。会后,按张勋要求,各省督军在一块赞同复辟的黄绫子上签名。
  
谋算多年的复辟终于开始了!张勋兴奋不已。这个粗爽直率之夫得意于联合了这么一帮全国的实力派一起干,复辟成功指日可待,却想不到督军们和段祺瑞的心理:他们要的是借你赶走黎元洪,就姑且答应你的复辟,这什么年头了?你复得成辟吗?黎元洪一倒,我们的目的达到,复不复辟还由得你老张?段祺瑞更阴险:他知道张勋做梦想复辟,就叫手下鼓动,先借张勋干走黎元洪;等张勋真复辟了,他可以轻轻松松平定下去,赢得一个“再造共和”的好名声。
  
  黎元洪胆敢免掉北洋老大段祺瑞的职,全国各地军阀开锅,安徽省长倪嗣冲首先宣布独立,随后河南、浙江、山东、福建等7省宣布独立;督军团在天津设立各省军务总参谋处,指责黎元洪为“奸人”,甚至扬言“北伐”;行将就木的老官僚李经羲没想到自己到衰年还有总理之荣,喜滋滋本想上任,这下也吓得根本不敢出门,更不敢到北京就职。
  
  府院之争发展到这个地步,黎元洪走投无路,急召张勋进京调停。
  
  6月6日到8日,津浦铁路上轰鸣行进的车厢里,都是全副武装的辫子兵。张勋率领6000辫子军,在奉大总统黎元洪征召的合法名义下,开进北京,复辟闹剧就要开演了。
  
  张勋路过天津时和段祺瑞见面,他假惺惺向段祺瑞表示此行是为他驱黎。段祺瑞从徐树铮那里已知徐州会议内幕,因此看张勋的眼光就跟看马上就要掉进陷阱的老狗差不多。段祺瑞对张勋一边怂恿,一边为将来计,又事先说句和张勋“划清界限”的话:“你如复辟,我一定打你!”正春风得意的张勋大剌剌地说:“复辟是一定的,只是暂时还不想办!”
  
  张勋到达北京,第一天在南河沿张公馆休息;第二天去见黎元洪,要求立即解散国会,否则他不负调停之责;第三天,头戴红顶花翎,身着纱马褂,拖着大辫子,一头钻进故宫,去参拜他的万岁爷溥仪去了。
  
  进京之时,张勋要求带卫队,黎元洪允他带2000人,不料一下来了6000,黎元洪知道大事不好;等见了面,张勋开口就是解散国会,黎元洪如五雷轰顶,终于明白自己请来了一尊瘟神。
  
  请神容易送神难。张勋气势汹汹,要求三日内解散国会,毫无协商余地。6月9日,辫子军驻扎天坛、先农坛,把刀架到了黎元洪脖子上。
  
  黎元洪无计可施,只求保住民国的共和国体,幻想满足张勋的解散国会要求后,能让其停止进一步行动。黎元洪已知自己一纸征召令,惹下了塌天大祸,现在的情况是,即使他张勋自己要做总统也比宣统复辟好!换总统毕竟不涉及国体,而一复辟,这个国体倒退是他黎大总统一手造成的!
  
呜呼哀哉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2007-08-23, 13:55   第 94 楼
呜呼哀哉
高级会员
 
文章: 1,630
聲望: 1 呜呼哀哉 向着好的方向发展
註冊日期: 2006-06
預設 回复: 民国多少事……

 解散国会要内阁总理副署,李经羲躲在天津不敢上任,代理总理是伍廷芳。对这一妥协行为,伍廷芳绝不副署;黎元洪听从他人建议,说如果肯副署的话,就提拔伍廷芳的儿子伍朝枢为外交次长,伍廷芳大怒,说这有辱人格!张勋听说黎元洪已就范,就缺老伍签字,派人来威胁伍廷芳,伍廷芳丝毫不为所动,这位已双耳失聪的中国第一个留洋法学博士说:“职可辞而名不可署,头可断而法不可违!”
  
  黎元洪又派人去天津找李经羲,李经羲说:“我未就职,不算总理。”,不签。受派的人急了,竟又有脸没皮地去找一个半月前刚免职的段祺瑞,段祺瑞当然说:“我已经下台了,哪有副署的职权!”
  
  黎元洪急得要哭,哀求王士珍“帮忙”当一回总理,把这文件副署了,王士珍说:“如果总统一定要这么办,我就辞职出京,一切事情我都不管!”
  
  最后,还是那个江朝宗挺身而出,愿意副署。黎元洪如见救星,赶紧任命他为代理总理,立即签署解散国会的文件。这两个文件日期是6月12日,因为到处一圈又一圈地拼命找人当总理,发出时其实已是13日早晨了。
  
  国会就这样解散了,叫人不知笑好哭好。
  
  “辫帅”进京,前清遗老兴奋不已,频繁活动,就等着溥仪重登大宝、自己加官晋爵的那一天。
  
  6月28日,北京火车站走出一个农民打扮的老头,以蒲扇遮脸,十分诡秘。他一出站立即被4名辫子兵接上车,向张勋公馆疾驰而去。
  
  这个老头就是大名鼎鼎的康有为。他的内衣里,藏着复辟用的宣统皇帝复位文告。
  
  被晚清人称为“南海圣人”,被今人李泽厚称为“近代以来最出色的一个思想家”的康有为,是铁杆保皇派。领导维新变法失败后,他逃往日本,后在上海隐居;张勋起事前,他已在张勋家里住了半年,两个臭味相投者日日筹划复辟“大业”。
  
  6月30日夜,复辟正式开始。张勋在公馆开完堂会,当众宣布立即要扶溥仪重登皇位,众人面面相觑。张勋声嘶力竭地吼道:“你们都受过大清皇恩,应该竭力赞成,成就此千古不磨之勋业!今天这里的人,不赞同不许出去!”
  
  迅即,辫子军如潮水般涌进北京城内,迅速占领各地要冲。
呜呼哀哉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2007-08-23, 13:56   第 95 楼
呜呼哀哉
高级会员
 
文章: 1,630
聲望: 1 呜呼哀哉 向着好的方向发展
註冊日期: 2006-06
預設 回复: 民国多少事……

  7月1日,是溥仪永远难忘的一天。欣喜若狂的师傅们赶过来,说张勋马上要来了;溥仪说他又是来请安吗?师傅们连说不是不是,他这次是来迎皇上重登皇位呀!从今天起,你又是皇上了!
  
  师傅们临时交代了溥仪几句。张勋走上前来,三叩九拜之后,说:“隆裕太后不忍为了一姓的尊荣,让百姓遭殃,才下诏办了共和,谁知办得民不聊生。共和不合咱的国情,只有皇上复位,万民才能得救!”
  
  大喜事真的就这么来了?按照师傅们事先的交代,12岁的溥仪说:“我年龄太小,无德无能,怕当不了如此大任。”
  
  张勋喜出望外,溥仪这番话多么成熟得体呀,皇上就是皇上,没保错!他连连夸皇上如此年幼竟如此英明,又说康熙爷8岁不就即位了吗?不也做出了那么一番大事业吗?有奴才等的辅佐,皇上您一定也是千古留名的圣君!
  
  接下来,一拨拨的遗老前来晋见皇上,请安的请安,谢恩的谢恩,自1912年以来就冷清寂静的紫禁城,又喧哗活跃起来了。
  
  喜气洋洋中,也有清醒者。瑾太妃6月30夜一听要复辟,赶紧阻止,她知道如今再复辟已不可能,反而可能会因此而被取消优待皇室的条件,流着泪说:“康有为和张勋这个搅法,会葬送这个孤儿寡妇的小**啊!”溥伦也力主不可,太保世续拼命磕头阻止,以致血流不止。可这些都阻挡不了张勋的狂热和梦想复辟者“天上掉下个馅饼”的狂喜了。
  
  溥仪坐上中和殿,张勋率领一干遗老,跪拜磕头,山呼万岁;然后拿出康有为起草的复位上谕,请溥仪“御览”后盖印。
  
  民国6年,变成了宣统9年。
  
  7月1日这一天,“**”一口气颁发9道“上谕”,内容基本是分封,什么“公”,什么大臣,什么尚书,又安在了一个个拥护复辟或不拥护复辟者的头上。劳苦功高的张勋,名列7名“议政大臣”之首,并任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康有为任弼德院副院长,院长是徐世昌!
  
  黎元洪也被封了个“一等公”,以表彰他“还政”之功。
呜呼哀哉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2007-08-23, 13:56   第 96 楼
呜呼哀哉
高级会员
 
文章: 1,630
聲望: 1 呜呼哀哉 向着好的方向发展
註冊日期: 2006-06
預設 回复: 民国多少事……

 皇宫里象模象样地搞起来了,民间街市也在布置。7月1日清早,警察挨户通知:宣统爷复辟了,立即悬挂龙旗!
  
  民间的复辟支持者们喜出望外,把珍藏在衣柜深处的前清服装翻出穿上,兴高采烈地满街溜达。而一夜之间发现国家变色的广大民众措手不及,生怕不跟着换衣服会被复辟了的**追究罪责,到处去买那种早不时兴的袍褂,市面上的少量旧式衣冠被一抢而空;这远远满足不了前清袍褂的需要量,于是寿衣店也大红起来,给死人穿的寿衣一时间成了抢手货。北京街头,到处行走着好似棺材里爬出来的人,一片魑魅魍魉。
  
  清朝完蛋已7年,龙旗也早已被不知扔到了哪里,被要求挂龙旗的民众没有办法,就拿纸糊个三角龙旗插在门前,街道和胡同里一排排的纸旗帜,让人感觉这个国家的人都犯了什么病。
  
  这还不算,清朝的最大标志是辫子,可如今有辫子的人除了故宫里优待着的,就只有张勋和他的辫子兵。一些被时势所迫剪了辫子的遗老,以及害怕复辟**追究“不忠”的人,还有那些向复辟**卖乖示好的人,纷纷收集毛发,做成假辫子,安在头上,然后也就这样怪模怪样地出门行走。
  
  东方古城北京成了一个荒诞无比的世界。这种闹剧,千古难见。
  
  眼睁睁看着张勋复辟的大总统黎元洪此时再也没有了任何顾虑,事到最后,他终于显出了骨气和魄力。
  
  黎元洪的总统府依然五色旗高扬;对前来劝他退位、接受复辟**册封的人,黎元洪严词喝骂。7月1日这一天,黎元洪连发三道电令,一是要求各地立即讨伐国贼;二是宣布起用段祺瑞为国务总理,三是宣布由在南京的副总统冯国璋代行总统职权。做完这些布置,7月2日,黎元洪进入日本公使馆避难。
  
  张勋复辟开始以后,段祺瑞立即接到黎元洪恢复他的总理职务、要求他起兵讨逆的命令。段祺瑞恼恨黎元洪争权,又鄙视他无能,不愿奉黎元洪的命令,但经人一劝,立即以大局为重,还是在接受大总统黎元洪号令的名义下,来到天津附近的马厂,以第八师李长泰部和驻廊房的第十六混成旅冯玉祥部为力量,开始讨逆。
  
  和张勋密切合作复辟的社会名流是康有为,而和段祺瑞并肩扫除复辟的是梁启超——梁启超是康有为的学生,1898年二人是“百日维新”的主将,不到20年的时间,师生二人立场竟有天壤之别。
  
  7月2日,梁启超风尘仆仆赶赴马厂,段祺瑞亲自迎接,握着他的手说:“任公上任,军威大振。”以段祺瑞为总司令,梁启超、汤化龙、李长泰为参赞的讨逆军组建。1917年7月3日,誓师讨逆。
呜呼哀哉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2007-08-23, 13:57   第 97 楼
呜呼哀哉
高级会员
 
文章: 1,630
聲望: 1 呜呼哀哉 向着好的方向发展
註冊日期: 2006-06
預設 回复: 民国多少事……

 7月4日,段祺瑞以讨逆军总司令名义发出讨伐张勋的通电,这个电文出自梁启超之手:
  
  “天祸中国,变乱相寻,张勋怀抱野心,假调停时局为名,阻兵京国,至七月一日,遂有推翻国体之奇变。窃惟国体者,国之所以与立也,定之匪易。既定后而复图变置,其害之于国家者,实不可胜言。且以今日民智日开,民权日昌之世,而欲以一姓威严,驯伏亿兆,尤为事理所万不能致……”
  
  在讨逆军的攻势下,辫子军不堪一击。双方7月7日交火,7月12日即告战事结束。整个战斗一共6天,其中有4天没有对阵,实际只有2天。张勋那10个营的6000辫子军,战斗一开始就被策反了6个营,只剩4营兵力挣扎顽抗,很快就一败涂地。
  
  这场战斗中却出现了一个有军事史意义的事件:北京南苑航空学校校长秦国镛驾驶飞机向紫禁城投弹,这是中国第一次空军作战,轰炸的还是皇宫。秦国镛一共向紫禁城投弹3枚,都是尺把长的小炸弹,吓得宫中的溥仪、太妃和“大臣”魂飞魄散,纷纷扎进床下。这3枚炸弹一枚落在隆宗门外,炸伤轿夫一名;一枚落在御花园的水池边,炸坏水池一角;一枚落在西长街隆福门的瓦檐上,没有爆炸,把几个聚在那里赌钱的太监吓个半死。
  
  张勋兵败如山倒,慌了手脚,立即打电报给各省督军,要求他们履行徐州会议的承诺,赶紧发兵增援。可是,哪里会有人理他?10日,张勋再发一电,大骂徐州会议参加者背信弃义,出卖朋友。
  
  眼见四面楚歌,张勋想到自己还有个“法宝”,那就是徐州会议后大家签字赞同复辟的那块黄绫子,各省督军,以及段祺瑞的亲信徐树铮的大名都还亲笔签在上面呢。张勋11日对外国记者发表讲话,扬言要公开名单。不料等到要找出黄绫子的时候才知道,它已经被北洋的人以20万大洋从他的参谋长那里买走了!
  
  众遗老束手无策,问张勋现在该怎么办,张勋说:“你们个个聪明,只我是个傻瓜,复辟成功,大家加官晋爵,失败了我一人受罪。好,不用你们干着急,这事与清廷无关,是我张少轩一人干出来的。成功了,皇上老子坐龙廷,现在失败了,由我一人负责,要杀、要砍都可以,怕什么!”
  
  从7月1日到12日,12天时间,这场荒诞无比的复辟闹剧就结束了。
呜呼哀哉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2007-08-23, 13:57   第 98 楼
呜呼哀哉
高级会员
 
文章: 1,630
聲望: 1 呜呼哀哉 向着好的方向发展
註冊日期: 2006-06
預設 回复: 民国多少事……

 败得这样快,固然是复辟与时代不合,张勋在实际实行中的头脑简单也是一大原因。按照康有为的方案,可能不至于这么稀里哗啦、荒唐现眼。康有为的意见是:在政制上,“复辟宜行虚君共和,政权党归内阁”,“更不宜恢复大清国号”;在军事行动上,康有为建议“布置要严密,徐州现有兵力三万,宜调一万入京,其余分扼津浦铁路,再调冯麟阁一师入关扼京奉铁路。”这番建议,比张勋的带着区区6000士兵、要全盘恢复封建帝制高明得多。
  
  复辟失败,复辟派树倒猢狲散,康有为剃掉头发,躲进法源寺做起和尚。倒是被“封”为“法部大臣”的劳乃宣,在大堂上刻下一行“生是法部官,死是法部鬼”的字句后悬梁而死。
  
  昙花一现的复辟梦破灭,溥仪又伤心又害怕,放声大哭。
  
  黎元洪鲁莽失计,征召张勋进京,惹来这弥天大祸,自感再也没脸当大总统,就辞去职务,搬到天津私宅养老,从此消失在民国史上。
  
  段祺瑞迅速平定复辟,在一片“再造共和”的钦赞声中,于7月14日雄赳赳回到北京,复任国务总理。
  
  祸首张勋,被德国使馆派出汽车接走,送到荷兰使馆躲避。张勋又蹦又跳,决心以死相争,最后还是几个洋人死命把他塞进汽车。
  
  这场闹剧,形同儿戏,性质却极严重,因为关乎国体;同时,这12天的闹腾,让中国的首都在国际上出尽洋相。北洋政府说张勋不是政治犯,而是国贼,要求荷兰使馆引渡张勋。而张勋在使馆内声称他依然握有北洋政府要员怂恿、参加这次复辟的82件证据,并命部下着手编写徐州会议回忆录,以表示这件事北洋政府同样有份。
  
  段祺瑞投鼠忌器,也不敢对他逼得太狠。也许是觉得内心有愧,一些军阀如山东督军张怀芝、江西督军李纯、湖北督军王占元等纷纷通电或致函段祺瑞为张勋说情。张勋的儿女亲家张作霖,更是多次致函段祺瑞请求恢复张勋的自由,保证其人身财产安全。1918年10月10日,徐世昌就任民国大总统,于当年10月22日下令赦免张勋。张勋终于获得了自由,并发还了财产。
  
  在荷兰使馆内,张勋为了便于逃出国,在荷兰公使的建议下,“辫帅”居然剪掉了他爱如生命的辫子。他愤愤地对小妾说:“以前不剪辫子,是因为我是中国人,现在要去入外国籍了,就剪掉!”也就是说,他不肯承认自己是民国一员;他说的“中国”,其实就是大清国。
  
  晚年的张勋,对忠君、复辟的顽固思想和荒诞行为也有所反思。1920年第一次直奉战争期间,对关于他企图再次复辟的凭空指责,他辩诬说:“……至于往事(指复辟),在勋感受旧恩,恩图报称,博浪之锥,止于一击……勋年将七十,但求作太平之民,永拜共和之赐。”
  
  这位一手导演了民国最大闹剧的粗率武夫,此时已是心境淡然、与世无争的皓首一翁。他有时也和人饮酒赋诗,但遇到有人问起当年复辟,都只淡淡几句,不再多谈。
  
  从一名书童出身的士兵,当到清朝的高级军官,金银美女,无所不有,张勋深感皇恩浩荡。报恩,这样一个简单朴素的心理动机,支配了江西农家子弟张勋几乎一生的思想行动,而不管公意公理、历史趋势和时代大潮。
  
  1917年7月21日,孙中山在致广西督军陆荣廷的一份电报中说:“张勋强求复逆,亦属愚忠,叛国之罪当诛,恋主之情可悯。文对于真复辟者,虽以为敌,未尝不敬也。”孙中山对张勋的这番评论,可算公正、中肯、体贴。
  
  1923年9月12日,张勋病死于天津,终年70岁。为了表彰他忠于清室,溥仪赐谥“忠武”。不知在另一个世界的他,是否还会涕泪横流,伏地大呼“虽肝脑涂地,无以报也”?(本篇完)
  
  --------------------------
  下一篇:《南北草莽:“广西王”陆荣廷与“山东王”张宗昌》
呜呼哀哉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2007-08-23, 13:58   第 99 楼
呜呼哀哉
高级会员
 
文章: 1,630
聲望: 1 呜呼哀哉 向着好的方向发展
註冊日期: 2006-06
預設 回复: 民国多少事……

 ●●●南北草莽:“广西王”陆荣廷和“山东王”张宗昌●●●
  
  民国前半期的历史,几乎就是军阀割据、混战的历史,这一时期与风烟四起的清末相连续,构成了中国近现代史的混乱底色。在那个大乱世中,有一批说家世没家世,说文化没文化,说才干似乎也谈不上正经才干的人,凭借机遇、胆略以及仗义、残暴、狡诈等等好坏交织的个人品质,一路驶过历史暗礁凶险的曲折河道,登上了一个个重要位置。
  
  草莽出身的军阀,在民国史上为数不少,这里重点讲述的两个——陆荣廷和张宗昌——是其中的突出代表。这二人都是地地道道的毫无依靠的微寒出身,都成为割据一方的土皇帝,留下了许多掌故轶事。
  
  提起“广西王”,人们大多更知道李宗仁和白崇禧,以及以他们为首的和蒋介石集团几乎一直抗衡到1949年民国终结的“桂系”;然而,在中国近现代的割据群雄中,李、白只是西南的后起之秀,李、白的武装集团只能叫“新桂系”。他们的前辈,就是在民国建立后统治广西10年、在反袁“二次革命”和护法战争中都刻下了深刻印记的陆荣廷。
  
  关于“山东王”,人们也许更容易想到那位以“草包”而闹出奇多笑话的韩复渠。同样,在韩复渠之前,还有一个独霸山东3年的张宗昌。张宗昌在做“山东王”期间,对山东控制之紧,摧残之烈,在各地多如牛毛的割据军阀中都十分罕见。
  
  时间的河流把一个个活生生的人物洗成了苍白干瘪的符号,曾经在地方风云一时的土皇帝陆荣廷和张宗昌到今天也就留下一个“军阀”的历史信息。如果要说出他们有什么众人皆知的后世功业,那就是,陆荣廷把一直在桂林的广西首府迁到了南宁,一直延续至今;张宗昌则创办了山东大学,这所高校现在是全国一流的大学。
  
  陆荣廷和张宗昌不是一辈人,陆荣廷出生于1859年,比和鲁迅同年的张宗昌大22岁。这两代军阀所走过的道路,正好也是清朝末期到民国中期乱世中国的一个切面。
  
  在远离中原、山清水秀的广西武鸣,有一个户主叫陆业秀、主妇叫欧氏的壮族清贫人家。1859年,这个人家生下一个男婴,这就是陆荣廷,小名阿样、阿宋。
  
  陆家只有旱地两亩,陆业秀又不务正业,游手好闲,家庭生活的重担全压在欧氏一人肩上。欧氏辛劳一年,所得口粮也只够吃三个多月,其他时间就靠挖野菜和野山芋度日。陆荣廷出生时,家里连给他裹体的衣服都没有。谁也料不到,出生于如此贫寒之家的陆荣廷,长大后竟能把真个广西都变成私有财产。
  
呜呼哀哉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2007-08-23, 13:58   第 100 楼
呜呼哀哉
高级会员
 
文章: 1,630
聲望: 1 呜呼哀哉 向着好的方向发展
註冊日期: 2006-06
預設 回复: 民国多少事……

 陆业秀东游西荡,又经常偷鸡摸狗,在乡里名声极坏。1860年,也就是陆荣廷刚满一周岁的时候,太平天国运动席卷了广西武鸣,石达开的军队在此长驱直入,乡民纷纷四散奔逃——当时叫“跑长毛反”。陆氏夫妇也抱着小阿宋躲进密林。
  
  事后一个给陆家带来没顶之灾的谣言流传开:“长毛”是陆业秀勾结来攻打山寨的!于是,本就对陆业秀经常偷盗恼恨不已的村民群情激愤,一哄而上,拳脚交加中,陆业秀一命呜呼。
  
  只会哇哇啼哭的陆荣廷那时只有1岁,想必也不会记得如下场景:他家没有安葬爸爸的钱,只以一张烂席把爸爸的尸身裹着,央求同族弟兄以一块门板把爸爸抬去埋掉。抬到半路,爸爸的尸体从门板上滑落下来,同族弟兄已不耐烦,就地挖个坑就把爸爸草草埋了……
  
  陆业秀的坟草还没长青,一个风水先生看到了这个坟地,一下瞪大了眼睛,连连击掌,激动地说这块坟可不得了啊,没见过这样好的风水,这个人家的子孙将来必定大大发达!
  
  年幼的陆荣廷不懂这话是什么意思,他的妈妈已经改嫁到县城里一个姓魏的人家,他被寄养在同样清贫的邻居特教妈家,成天在为吃不饱肚子发愁。但那些参与打死他父亲的人一听吓坏了,他们趁夜色把狗血洒到陆业秀的坟上,以破“风水”,免得陆家将来真出了大人物会来找他们算帐报仇。
  
  寄养在特教妈家的陆荣廷活得象条小狗。孤老太婆特教妈每天起早贪黑出门做活,把小荣廷锁在家里,留给他一钵玉米。陆荣廷睡醒了就吃,吃完了再睡,直到又被饿醒……
  
  粗茶淡饭中,未来的“广西王”一天天长大,身体还长得相当不错,特教妈也觉得这孩子特好养活;到他七八岁的时候,饭量猛增,一顿要吃三四大碗,特教妈再怎么尽力也负担不起。于是,陆荣廷下河捉鱼,上树抓鸟,下地挖田鼠,间或还到人家的菜园里去偷摘瓜果……别人在读书的年龄,他把时间全部奉献给了肚皮问题。
  
  有一次,陆荣廷在鸟窝里抓到几只毛还没长齐的乳雀,大喜,回家偷出特教妈苦苦积攒下来的一点香油,把乳雀油炸了享受。特教妈得知火冒三丈,拿过扁担就要痛打。陆荣廷连滚带爬逃走,再也不敢回去,一路流浪到县城,去找他的亲妈。
  
  欧氏见到了身体健壮可又褴褛得象叫花子一样的儿子,心酸泪下,就把儿子留在身边。好在壮乡民风纯朴,陆荣廷倒也不受欺负。继父家庭的生活还不错,陆荣廷还被送去读了乡塾,做了学生。
 
呜呼哀哉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2007-08-23, 13:58   第 101 楼
呜呼哀哉
高级会员
 
文章: 1,630
聲望: 1 呜呼哀哉 向着好的方向发展
註冊日期: 2006-06
預設 回复: 民国多少事……

 好景不长。陆荣廷才读了一年书,妈妈欧氏积劳成疾,散手人寰,他失去了最后的依靠,成了孤儿。
  
  还未成年的孤儿陆荣廷只好到一个姓黄的伞店去当童工。黄老板跟他爸爸熟识,因此对他也还可以;老板娘却刻薄得很,拿他当奴隶使唤,一不顺心就拳脚交加。不时被打得鼻青脸肿的陆荣廷只能到母亲坟上去大哭一场。
  
  不堪老板娘虐待的陆荣廷向黄老板借了56个铜板,从此开始流浪生涯。他的工作是在集市人多的地方行窃,宿舍是一座观音阁,床铺是观音阁里的一口空棺材。其间因胆敢爬上县衙门的围墙去偷里面晾的衣服,而被追捕得狂奔50多里,再也不敢回县城。一户姓阮的人家见他高大俊美,有意收他为义子将来养老;刚落下脚来的陆荣廷又因爱好赌博,输了精光却又赖帐,被当地人将衣裤扒光赤条条回家。陆荣廷羞愧难当,拜别阮氏养父母,另谋出路。
  
  到和越南交界的龙州混世界的陆荣廷先在赌场打杂,因为身高力大,有机会到龙州府当了2年听差;这2年间他讲交情重义气,又头脑灵活,人缘挺不错。不料又有飞来横祸:龙州有所法国的天主教堂,养了一只恶狗看护;这条狗见谁都狂叫,居民经常被它吓得要死,甚至被撕咬伤害,大家敢怒不敢言。某天陆荣廷经过那个天主教堂,恶狗照样冲过来对他狂吠,小陆想也不想,狠狠一棍子把那狗打了个脑浆迸裂。
  
  法国人找到龙州府问罪,陆荣廷的这份工作就丢了。怀着对法国佬的愤恨,陆荣廷找到了一份新差:给土司(少数民族地方政权的头儿)看家族坟场。土司给了陆荣廷一枝枪。在阴森森的夜间坟场里,百无聊赖的陆荣廷只以练习枪法消磨时光。这段看坟岁月,使他胆量大增,并练出了百发百中的好枪法。
  
  法国人似乎专门和他做对。一天,陆荣廷买了条鱼拎在手上走,不巧碰到了一个法国人的衣服,法国人勃然大怒,朝他臭骂不迭;陆荣廷反正不懂法语,就装聋做哑只管走自己的;不料法国人见他挨骂没反应,以为他好欺负,一路跟着他,百般辱骂过来,直到一条船上。陆荣廷忍无可忍,大吼一声“妈卖出!”(壮语:你妈的B),一拳将法国人揍到水里,再拿一竹竿死命地捅,直到水面只剩一串气泡。
  
  犯了人命案、而且是洋人的人命案的陆荣廷先逃到越南境内,再折回来,加入当地以“反清复明”为宗旨的秘密团体“三点会”。凭着他的枪法和胆量,很快就成为水口地区的“大哥”。
  
呜呼哀哉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2007-08-23, 13:59   第 102 楼
呜呼哀哉
高级会员
 
文章: 1,630
聲望: 1 呜呼哀哉 向着好的方向发展
註冊日期: 2006-06
預設 回复: 民国多少事……

  1883年,中法战争爆发,陆荣廷以为迎来了他的一个人生机遇,他去当了兵。在战争中,他骁勇异常,屡建功劳。中法战争是中国近代与列强开战中唯一获得胜的战争,可是在胜利的情况下,清政府和法国签订和约,军事上胜利的结果是政治上的失败。
  
  战争结束,陆荣廷所在的抗法部队被解散。陆荣廷和一干离开军队就没正常活路的士兵跪倒在清军将领唐景崧面前,苦苦哀求留下。唐景崧对他们虽然同情,但也无计可施,仍将他们打发出军营,不过送给了他们一些枪支。
  
  陆荣廷自此开始了他后来被人称赞的“义盗”生涯。他集合一帮兄弟,在中越边境做起土匪,专抢法国人。他给手下立下“三不抢”的规矩:一不抢中国人,二不抢穷苦人,三不抢附近的人。有一次部下抢了附近的越南人,陆荣廷火了,说:“我们在这里吃饭,就不要在这里拉屎!”
  
  这支纪律颇好的土匪队伍因遵守“三不抢”原则,因此不但没有民愤,还得到当地居民的支持,时常给他们提供掩护以及报信之类。而法国人可就倒了大霉,被神出鬼没的陆荣廷队伍打击得无法安生。陆荣廷的得力部下毕亚一被法国人打死,为给他报仇,1892年,陆荣廷在越南那兰圩袭击法国部队,打死法军官兵22人,活捉一人。这是陆荣廷反法最大的一次战果。
  
  这个倒霉的俘虏被陆荣廷用铁丝穿透鼻子,牵到毕亚一的坟前砍头祭祀。后来,法国驻越南总督在那里立了块石碑,上有法文写道“纪念被陆亚宋突然杀害的23位多威大队部队。1892.8.23”。
  
  陆荣廷的枪法之准在他做“义盗”期间成为传奇,他的后辈李宗仁曾讲过这样一个故事:一次陆荣廷被法军在山间追赶,法军指挥官忽见一树干上垂下一个布条,上书“如你不停止前进,将有杀身之祸。今先试小技,射你左臂而不伤骨。”这个指挥官刚看完,一声枪响,他左臂中枪,果然象布条上说的一样,流血而不伤骨。法军不敢再追,沮丧而返。
  
  陆荣廷在中法边境的活动当然是清廷的镇压对象,但他们行踪飘忽,难以征剿。1894年,广西提督苏元春和边防军统领马盛治认为对陆荣廷,征剿不如改为招安,陆荣廷的表兄弟吴钟伟自告奋勇前往说服。吴钟伟对他说:“凭你这样的本事,潦倒江湖实在可惜,虽可称雄一时,但到头来还是死路一条。你看看历史上哪个草寇不是这样的下场?从东汉的黄巾军到唐朝的黄巢,到李自成,到太平天国,都难逃覆亡的厄运。而如投靠**,升官发财、荣耀家族只是时间问题。”
  
  陆荣廷一向不与“自己人”清军交战,思想包袱较轻,又对招安后的功名利禄很向往,于是经过谨慎试探,确认受招安不会被诱捕后,就接受了招安,所部编为一营,陆荣廷任管带(营长)。
  
  进入了清朝体制的陆荣廷得到了任务是“剿匪”,这正好让他大显身手,因为他刚从山上下来,熟悉“匪情”。经过他的工作,当地大部分土匪也接受了招安,少数不愿接受招安的也被他悉数剿灭。
  
  他原先参加的以“反清复明”为宗旨的三点会眼见陆荣廷如今已投靠清廷当了鹰犬,立即树他为公敌。加入三点会的仪式原来是:由老会员拿刀架在入会新会员脖子上喝问:“光绪皇帝杀得否?”新会员大声答:“杀得!”现在又新加了一句:“陆阿宋杀得否?”新会员再大声答:“杀得!”
  
呜呼哀哉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2007-08-23, 14:00   第 103 楼
呜呼哀哉
高级会员
 
文章: 1,630
聲望: 1 呜呼哀哉 向着好的方向发展
註冊日期: 2006-06
預設 回复: 民国多少事……

 陆荣廷军职越升越高。1906年,在两广总督岑春煊的保荐下,他被派往日本学习军事。陆荣廷文化底子本来就薄,又不懂日语,因此在日本期间谈不上什么收获,给日本人留下的印象也是懒惰不学,不过他在课间表演的射击倒是让日本官兵大跌眼镜,对他也不敢太小看。在日期间,他还和孙中山的同盟会搭上了关系,至于他到底有没有象西南另一军阀、云南的唐继尧一样加入了同盟会,至今还有争议。
  
  1907年,陆荣廷为清王朝又立一大功:镇压了同盟会在中越边境发起的镇南关起义。本来,同盟会和他说好,以他为内应;不料他一权衡,觉得清王朝还没到覆灭的时候,就临时变了卦。
  
  起义爆发,清王朝震惊,严令龙州兵备道龙济光与陆荣廷部讨伐,限七天收复被革命军占据的炮台,成则赏银八万,官升三级;逾期则将统领以下的军官一律军前正法。陆荣廷十分卖力,致起义失败。不过在战斗最后,他等起义人员撤离炮台后才下令部下扑过来,也算对起义做了点小掩护。这种权衡形势,看哪边强就站到哪一边、可又对有可能后来得势的一边做些表示、以给自己留后路的精明行为,陆荣廷以后经常使用。
  
  镇压镇南关起义后,陆荣廷获清廷封授“捷勇巴图鲁”的名号,并提升为左江镇总兵兼广西边防督办,而龙济光则提升为广西提督。1911年6月,龙济光调任广东,陆荣廷升任广西提督,成为广西军界第一人。
  
  1911年10月10日,武昌起义爆发,随即反清大潮席卷全国。陆荣廷对突然而来的革命怒潮并无思想准备,静观局势的发展。在南宁的革命党人想争取他响应辛亥革命,派出代表与他谈判,陆荣廷心存戒备,让内弟谭浩明手执大刀站在身旁。对革命党人提出的要求,则未置可否,只说:“革命我赞成,但要看时机,有机会我才有行动。”11月7日,桂林宣布独立,并推陆荣廷为广西副都督,他看到清廷的确气数已尽,而自己依然还有大官可做,也就见风使舵,对革命党人表示“赞成共和”,于11月9日召开大会,宣布南宁独立。
  
  宣布南宁独立前夜,他穿上御赐黄马褂,焚香点烛,朝北京方向三叩九拜,说:“老臣罪该万死,将来必报圣恩。”然后犹犹豫豫把辫子剪掉。
  
  辛亥革命后,各地掀起一股地方自治热潮,当时被推为都督的沈秉堃不是广西人,掌握的军事实力又很有限,于是,在“桂人治桂”的口号下,沈秉堃很快被排挤,广西省议会推举陆荣廷任都督。1912年2月,陆荣廷将广西省会从桂林迁到靠近他家乡武鸣的南宁,次年他又兼任广西民政长(省长)。广西的军政大权都掌握在了他的手中,这个西南边疆省份从此开始了陆荣廷时代。
  
呜呼哀哉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2007-08-23, 14:01   第 104 楼
呜呼哀哉
高级会员
 
文章: 1,630
聲望: 1 呜呼哀哉 向着好的方向发展
註冊日期: 2006-06
預設 回复: 民国多少事……

 民国初年出身草莽的军阀不在少数,但不知道还有哪一个象这位陆荣廷大帅一样,在早年集孤儿、乞丐、小偷、土匪这当时人们常说的“四大贱”于一身。卑微到这个程度,也是罕见。
  
  在北方,这个比陆荣廷晚出20多年的张宗昌,虽然也出身草莽,家世比陆荣廷还是要强点。他是山东掖县人,出生在东北,他的祖上在乾隆年间就离开故土闯了关东,经过几辈人在东北这块肥沃黑土上筚路蓝缕的开拓,到了他祖父这一代,家道已经比较丰隆了。
  
  他的父亲跟陆荣廷的父亲又象又不象。象的地方是两人都会败家,张父也把祖上辛勤积累的产业败尽;不象的地方是陆父只会吃喝和偷盗,而张父却会杀人放火当“胡子”(土匪)。在一次土匪的火拼中,张宗昌的父亲张万富所在团伙全军覆没,张万富身受重伤,幸亏他的大脚老婆祝氏拼死相救,把他拖出重围。
  
  在关外已无法立足,张万富夫妇就带着年幼的张宗昌千辛万苦回到了故乡山东掖县。受此重创的张万富回乡后变成残疾,不久就死了。祝氏也迅速找了一个姓王的男人同居,张宗昌性情粗野,在家却又嘴甜,跟这个继父关系处得还不错。
  
  在张父病重期间,张宗昌一度随母亲沿村乞讨。讨饭本是最低贱之事,要命的是祝氏又长了双当时最叫人看不起的大脚,更是到处受欺负。某次,一群顽童对着祝氏大唱自编的歌谣,挖苦她“大脚片,满街扭,一脚踩死大黄狗”,张宗昌忍无可忍,大打出手,一帮小屁孩被他收拾得屁滚尿流。
  
  这可惹了大祸。要饭的孩子还敢打人?尤其是你还是个大脚要饭的!于是一群妇女气势汹汹围上来。祝氏只好低声下气,一句又一句地赔不是。看见母亲如此受欺,年少的张宗昌站在一旁,咬牙恨恨记在心里。
  
  长到十七八岁的张宗昌尽显其父的土匪血统,好勇斗狠,惹是生非,逐渐祸害乡里。那时他在一个小酒馆当伙计,三天两天给老板惹麻烦。这个姓武的老板巴不得他早滚蛋,又不敢辞退他,就跟他说,你这么有本事的人,窝在家乡当个小伙计太埋没了,干吗不象你祖辈一样去闯关东呢,关东那是宝地,去了的人都发了财啊!
  
  当时胶东确实有不少人闯关东,因此而发达的人的确不少,张宗昌被说动了,1900年,他和同乡结伴到了东北。
呜呼哀哉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2007-08-23, 14:01   第 105 楼
呜呼哀哉
高级会员
 
文章: 1,630
聲望: 1 呜呼哀哉 向着好的方向发展
註冊日期: 2006-06
預設 回复: 民国多少事……

 到了东北的张宗昌开始干的也算正经活儿,比如在营口赌场打杂,在吉林挖矿,在哈尔滨淘金,以及在镖局当保镖之类。但他嫌这些事太辛苦,来钱又实在太慢,觉得还是抢劫比较好。在哈尔滨期间,他伙同同乡洗劫了一户俄国夫妇开的钟表店,将店主杀害,变卖了钟表,购置了枪械,开始走上黑道。
  
  多年的闯荡生活,使张宗昌养成了广交朋友、不吝金钱的作风,他又练出了一手还枪法和高潮的马技,很快成为一帮匪徒的首领,初步锻炼出了“领导才能”。干了几年打家劫舍后,洗手不干,他辗转来到俄国境内的海参崴,到华商总会当了个门警头目,也就相当于保安队长。
  
  海参崴虽是俄国城市,人口中却有大半是中国移民,他们除了做正经生意,还经营赌场、妓院、烟馆,所以这个市治安极差。俄国方面懒得在这个华人之城下力气治理,华商总会只好置门警,各商家按月交钱给门警机构,门警就负责保护安全,并协助俄警侦缉大小案件。
  
  和游匪出身的陆荣廷受招安后对付游匪十分内行一样,刚从盗劫行业改行的张宗昌抓起小偷劫贼一样驾轻就熟,他的侦缉工作做得有声有色,深受华商总会赞许。这段时间里,没读过书的张宗昌因经常和俄国人接触,需要大拍马屁,他还学会了一些俄语。
  
  势力逐渐大起来的张宗昌成了海参崴一霸,从事正当或不正当业务的商家都得巴结他。他要看戏,戏院的好座位要留给他;他要玩女人,戏院新到的姑娘必须由他“**”;他要钱,所有搞非法营运的商家都得给他抽头分红。在当上“山东王”之前,他在俄国的这个远东城市的社会上已经称王称霸了一回。
  
  张宗昌在海参崴积累了第一桶金,后来带了一大笔钱,回到中俄边境绥芬河,召集一些亦农亦盗的人从事开垦,经营起农场来。1911年辛亥革命爆发,黄兴派李徵五到东北去招兵。张宗昌根本也不清楚革命军是什么内容,仅仅知道革命是造反,又听说黄兴招兵买马,能号召一营人就可以当管带(营长),在当时张宗昌看来,一个管带是很大的官儿了,因此他就和把兄弟们一说,大家都愿追随他,就号召了一两千人。
  
  张宗昌就这样投奔了革命。这队人马参加了上海的光复军,张宗昌就在上海都督陈其美手下任团长,两年后升任江苏陆军第三师师长。宋教仁被刺后的“二次革命”中,他奉黄兴命令在安徽蚌埠一带阻击冯国璋和张勋部,吃了大败仗,他本人也负伤。这时他又看准袁世凯势力大,二次革命必败,就再次投机,在前线带队投降了冯国璋。
  
呜呼哀哉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回覆

書籤

主題工具

版面規則  發文規則
不可以發表新主題
不可以發表回覆
不可以上傳附件
不可以編輯自己的文章
啟用 BB 代碼
論壇啟用 表情符號
論壇啟用 [IMG] 代碼
論壇禁用 HTML 代碼


所有時間均為台北時間。現在的時間是 08:50


Powered by vBulletin® 版本 3.8.9
版權所有 ©2000 - 2019,Jelsoft Enterprises Ltd.
沪ICP备05004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