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yno 论坛   myspace counters

返回   whyno 论坛 > 休闲娱乐 > 『云之海的彼端』
MusIc WiKi 部落格 图册

『云之海的彼端』 如果相遇是出现在世界的某一个角落,为什么不能让你我记下它的坐标,在云和海之间的那道地平线,是不是我们彼此的原点。

回覆
 
主題工具
舊 2007-08-23, 14:41   第 151 楼
呜呼哀哉
高级会员
 
文章: 1,630
聲望: 1 呜呼哀哉 向着好的方向发展
註冊日期: 2006-06
預設 回复: 民国多少事……

 民国前期,北京的北洋政府在军阀混战中管不到南方上海的这个企业来,任由前清官僚及其子弟操弄,而1927年蒋介石南京国民政府成立后,上海轮船招商局一帮人的好日子就到了头。国民政府宣布要“清查晚清官僚资产”,又以“收回航权、航业国有”为名,对上海轮船招商局这家全国最大的航运企业实行“改制”。改制后,总办由政府委任,招商局经营、人事、行政均由总办负责,董事会成了摆设,董事长也有名无实。
  
  李国杰当然十分愤懑,但他知道拧不过国民政府的大腿,此前家乡安徽方面已逼迫他出了60万元的军饷,死去20多年的爷爷是再起不了作用了。他就表面上对政府监督表示同意,暗中觊觎着掌握实权的总办职位。
  
  国民政府委派来的总办是留日归来、颇具学者风度的赵铁桥。赵铁桥一上任就大权独揽,根本不把李国杰这个董事长放在眼里;他的爷爷是李鸿章,别人都给面子,可在赵铁桥眼里啥也不算。
  
  “清查前清官僚资产”在进行。1929年,上海特别市政府通告:奉国民政府令,前清故吏盛宣怀侵蚀公币,证据确凿,应将所有遗产一律查封没收;勒令盛氏后人及与盛氏财产有关之公司、行号、典当等等,据实具报盛氏遗产。盛家在上海轮船招商局的势力立即垮塌。
  
  李国杰虽没有惨到盛家那份儿上,但被赵铁桥打压得也不轻。二人摩擦不断,李国杰老被晾到一边不说,虽然处处退让,还是被赵铁桥毫不客气查出他在向汇丰银行借款的过程中,虽声称没有银行给的回扣,但这一借款过程“开支酬劳计二十余万两之巨”,赵铁桥直截了当地指斥“内中一部分为其本人所得”。
  
  李国杰既要坐上有实权的总办位置,又要报复赵铁桥对他的欺压。他想的办法是最简单的:找杀手除掉这个可恶的赵铁桥!
  
  刺死赵铁桥,出自民国著名的“暗杀大王”王亚樵之手。
呜呼哀哉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2007-08-23, 14:41   第 152 楼
呜呼哀哉
高级会员
 
文章: 1,630
聲望: 1 呜呼哀哉 向着好的方向发展
註冊日期: 2006-06
預設 回复: 民国多少事……

王亚樵是李国杰的安徽合肥同乡,早年参加同盟会,辛亥革命后到上海闯荡,以码头安徽籍工人为班底,打造100余把利斧分发,组织起“斧头帮”,又网罗力量,建立起规模庞大的“安徽籍劳工总会”。因他慷慨仗义,敢做敢为,很快打出一片天下,在上海滩有“江淮大侠”之称,以致上海本地的黑社会大头目黄金荣、杜月笙、张啸林有时都要让他三分。
  
  王亚樵最闻名的是他最擅暗杀。被他先后暗杀身亡的重要人物,首先有上海警察厅长徐国梁;还有日军侵华早期最高司令官白川义则大将,这是日本侵华时期死在中国的最高级军官;以及汪伪政府外文次长唐有壬,国民政府建设委员长兼安徽建设厅长张秋白。
  
  尤其令人瞠目的是,他还在庐山暗杀过蒋介石,在上海暗杀过宋子文;日本驻华公使重光葵和汪精卫也被他在暗杀中击成重伤。汪精卫1944年在日本东京帝国大学医院病重不治,就是因为王亚樵1939年在国民党六中全会会场派人暗杀他时击中他三枪,其中一发子弹一直留在体内。
  
  对于这个令其敌人不寒而栗的“暗杀大王”,军统特务头目沈醉后来说:“大家都怕魔鬼,魔鬼都怕王亚樵。”
  
  王亚樵之所以动手除掉赵铁桥,并不全在老乡和老相识李国杰的拜托。在此前,和他并肩反蒋的国民党“改组派”首领王乐平遇刺身亡,经王亚樵调查,此事赵铁桥起了很大作用。赵铁桥刚归国时曾任王乐平秘书,深得王乐平信任,而王亚樵对这位文人学者也很敬重。不料赵铁桥和戴笠交好,他提供了王乐平行踪的关键信息,使戴笠于1930年2月18日夜派出7名杀手将王乐平成功暗杀。赵铁桥被安排出任上海轮船招商局总办,就是蒋介石对他的褒奖。
  
  因此,当李国杰托人找到王亚樵,提出帮忙干掉赵铁桥时,正中已经在准备对赵铁桥下手的王亚樵下怀。王亚樵盘算的是反正我要杀赵铁桥,正好顺水推舟说为你李国杰效命,好好敲一大笔报酬。
  
  李国杰宴请王亚樵,王亚樵答应“帮忙”之后,李国杰拿出8000元钱塞给王亚樵,说先奉上这么多,数目上讨个吉利,事成再重谢。王亚樵瞪大眼睛,非常惊讶地说这么大的事,你李“侯爷”怎只肯出这点茶水零钱?
  
  李国杰的回答让原本准备开个狮子大口的“暗杀大王”也惊喜不已:事成之后,报酬是将上海轮船招商局的大海轮“江安号”拨给王亚樵!为了要眼中钉赵铁桥的命,竟舍得如此代价,王亚樵在心里觉得这个李鸿章大人的孙子怎么有点不正常。
  
  于是王亚樵说侯爷你除掉了死敌,出这个代价也值,可就怕你说话不算话。李国杰急了,说我马上送来契约!王亚樵大喜,说契约送来之日,就是赵铁桥人头落地之时!
呜呼哀哉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2007-08-23, 14:42   第 153 楼
呜呼哀哉
高级会员
 
文章: 1,630
聲望: 1 呜呼哀哉 向着好的方向发展
註冊日期: 2006-06
預設 回复: 民国多少事……

1930年7月24日清晨,在外滩福州路路口上海轮船招商局楼侧,赵铁桥被王亚樵部署的徒众乱枪击中,送往医院抢救无效身亡。
  
  目的达到,为酬谢王亚樵,李国杰除将江安号海轮拨给王亚樵经营盈利外,另送上15000元。
  
  王亚樵的斧头帮月需数千元开支,却没有正常经费来源,得到这艘大海轮,等于有了一棵摇钱树。王亚樵满怀兴奋,请曾在上海轮船招商局任过江宽、江安二轮经理的福建人卓志钺来为他经营,换掉原任经理张延龄。
  
  这个张延龄却非同小可,他是杜月笙的大门徒,又是张啸林的侄子。江安号海轮这块大肥肉他岂肯轻易吐出,在移交中屡屡生事拖延。最后王亚樵急了,派出二三百门徒手持利斧杀往江安号停泊的码头,强行接收;接着当晚,张延龄的叔叔、上海滩黑社会三大亨之一的张啸林公馆后院被人用手榴弹炸开一个洞。这是王亚樵向张延龄的后台**。
  
  杜月笙、张啸林暂时不想跟风头正劲的王亚樵火拼,便命张延龄退一步,把江安号交出;然后,杜、张二人静观时局,伺机再报复。
  
  这件事是李国杰拨让张延龄的江安号引起,李国杰同样也得罪了杜月笙和张啸林。
  
  除掉了赵铁桥,李国杰按约将江安号海轮拨给王亚樵后,认为轮船接收上的黑道纠纷与他无关,他现在要得到的是上海轮船招商局总办的职位。1932年春,招商局总办改称总经理。机会不久来了,招商局由国民政府交通部管辖,而当时交通部长由行政院副院长陈枢铭兼任,这个陈枢铭正好跟其本家弟兄李国凤是患难之交!
  
  在李国凤的活动下,陈枢铭终于同意轮船招商局总经理由董事长李国杰兼任。
  
  李国杰夙愿得偿。为感谢李国凤,他将轮船招商局上海闸北货栈交给李国凤的女婿掌管,并分给一艘航行上海至天津的大海轮。
  
  掌握上海轮船招商局大权之后,志得意满的李国杰没有去考虑怎样去经营这个他爷爷呕心沥血培植出来的大型民族企业,而是认为现在这个财源滚滚的大金山在自己手上,可以尽情享受了。他对招商局业务基本不闻不问,精力全在酒池肉林地大肆挥霍。
呜呼哀哉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2007-08-23, 14:42   第 154 楼
呜呼哀哉
高级会员
 
文章: 1,630
聲望: 1 呜呼哀哉 向着好的方向发展
註冊日期: 2006-06
預設 回复: 民国多少事……

 在李国杰1924年任董事长之时,上海轮船招商局的业绩已经在走下坡路,现在李国杰如此铺张浪费,疏于治理,更是内部腐败成风,对外负债累累,历年沉积欠款高达2000多万元,仅欠英资汇丰银行就达50万两白银,加上利息一共60万两!李国杰平时沉迷挥霍享受,一律不放在心上,直到汇丰银行发现轮船招商局夕阳西下,这些大额贷款风险太大,把招商局告上法庭索款。
  
  英国公廨判决:上海轮船招商局必须在60天内偿还汇丰银行白银60万两。
  
  李国杰这才如大梦初醒,天天到处东挪西借,焦头烂额。每天要还一万两银子巨债,这岂是他这个不事经营之人能做到?招商局瘦死的骆驼骨架大,全部资产价值还有7000万,但这7000万都是不动产,营业收入只够日常开支,哪里拿得出钱来还贷?他爷爷李鸿章为政治赔款伤透脑筋,现在他又为商业债务一筹莫展。
  
  度日如年中,部下献计:招商局属下的码头,是外国人一直垂涎的,随便拿出一个,都能值一二百万;这些码头都做了贷款抵押,不如索性卖掉几个,比如五号码头,是借20万两银子时抵押给了美资大莱银行的,这个码头可卖100万两,还掉大莱银行的20万,再还掉汇丰银行的60万,剩下的钱还能添购两艘海轮呢!
  
  走投无路的李国杰对这个主意怦然心动。但航业现在是国有的,码头更是国家资产和土地,要出卖给外国,这事招商局可不敢做主。李国杰咬咬牙,决心打通交通部这一关。
  
  在任上把老字号的赢利企业轮船招商局弄成了这样个烂摊子,李国杰当然不能正大光明地呈文说入不敷出、资金困难,所以要卖码头给外国救急;再说,码头为国有土地和资产,出卖给外国,政府也不会轻易允许。他只能私下贿赂交通部官员以获批准。
  
  李国杰先买通交通部参议黄居素和航政司司长蔡培,向他们交底,请他们帮忙。出卖码头给外国,本有些离谱,报到交通部高层之前就被有关司局斥回,是完全可能的。但黄、蔡预料必有重金好处,就为他扫清了道路,把呈文报到了交通部次长陈孚木手上。
  
  出卖码头和仓库是一出好戏,在这出戏中演出的没一个好人,人人盘算私利,互相勾心斗角。最后一败涂地、罪责加身的,只有李国杰。
呜呼哀哉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2007-08-23, 14:43   第 155 楼
呜呼哀哉
高级会员
 
文章: 1,630
聲望: 1 呜呼哀哉 向着好的方向发展
註冊日期: 2006-06
預設 回复: 民国多少事……

 交通部次长陈孚木,和行政院副院长兼交通部长陈枢铭是广东老乡。1932年8月,陈枢铭失势,出国“考察”,交通部长其时由内政部长黄绍竑兼任。陈孚木觉得自己也前途已尽,时刻考虑的是怎样大捞一把以便去职之后还有退路。李国杰要出卖码头给外国的呈文一拿到手上,他眯起了眼睛,觉得大好机会来了。
  
  在此前,那个航政司司长蔡培和参议黄居素已经在这笔生意上挖下一笔。蔡培看到黄居素递来的李国杰呈文上写卖码头可得款100万两白银,就对黄居素说:“何必说100万两银子呢,100万元不行吗?”黄居素立即心领神会——100万两银子相当于128万元,这样一报,就多出了28万元不在出卖收益内,可以私分。于是黄居素授意李国杰,叫他重写呈文为“100万元现钞”。
  
  对大家都有利的事,李国杰当然同意,立即改动呈文。这笔瞒报的钱由陈孚木、蔡培、黄居素和李国杰均分。到该年10月,出卖码头和仓库办妥,黄居素首先提去了属于他的7万元。
  
  交通部次长陈孚木的胃口可绝不只在这区区7万元。他始终对李国杰出卖码头未置可否,交易进行中既不制止也不说同意。李国杰一直把他的态度理解为默许。到了出卖交易刚办妥时,陈孚木以官方身份电话通知李国杰:速汇70万元给部里,作购买交通器材之用,一星期后归还。李国杰虽然觉得这个数目实在太大,但转念一想,刚刚卖得一笔大钱的时候陈次长就来公务借款,这不正是他和交通部对出卖码头的认可吗?本来他对陈孚木始终不表明态还感到心里发虚,这下顿时踏实了,于是立即将钱汇出。
  
  谁也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陈孚木收到70万元支票,马上化名将这笔巨款存入外国银行,然后弃官乘船跑到澳门定居,开了一个大赌场,惬意地做起了富豪大老板!
  
  发觉上当的李国杰目瞪口呆。他无法就此事上告,因为出卖码头是行贿陈孚木才办成。现在他只有吃个哑巴亏,把此事捂住,再自己想法把这70万元的亏空填起来。
  
  然而,这个漏子捅大了。他得罪过的杜月笙和张啸林立即知道李国杰出了这么一档子事,二人马上上庐山向蒋介石告发。
  
呜呼哀哉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2007-08-23, 14:43   第 156 楼
呜呼哀哉
高级会员
 
文章: 1,630
聲望: 1 呜呼哀哉 向着好的方向发展
註冊日期: 2006-06
預設 回复: 民国多少事……

 赵铁桥被暗杀之时,蒋介石和戴笠知道和李国杰有关,但没有证据,只好放过;现在听到杜、张二人关于李国杰勾结贪官陈孚木盗卖国有码头之事的报告,正好新账老账一起算,立即派宋子文和朱家骅前往上海查办。
  
  本来靠出卖码头,李国杰已基本缓过气来。在汇丰银行逼债期间,他象热锅上蚂蚁一样四处挪借,曾向一个姓王的前清长芦盐运使借钱,豪富的王某一次借给李国杰10万两白银,让他感激不已。现在卖码头拿到了一大笔钱,李国杰准备还王某的账,结果王某说:我受先中堂厚恩,无以为报,此银两算是一点补偿。李国杰更加感激涕零,要和人家结成异姓兄弟,却被王某婉言谢绝。王某很了解这位侯爷跟他爷爷李鸿章的天上地下,私下说:李文忠无后。
  
  李国杰还没把银子捂热,来查办他的宋子文和朱家骅就到了上海,电话通知他到宋子文私宅谈话。李国杰知道不妙,先派秘书杨天囚去探听虚实。一见来的是杨天囚,宋子文劈头就说:“你来干什么?请李总经理来,这件事非他亲自来不可,任何人也代表不了的!”
  
  这本是凶险之兆,可这个杨天囚不知怎么回事,回到李国杰处兴奋地说:“一点啥也没有,宋院长非常客气,不过他说这事谁也代表不了。照我的看法,宋和朱都没有什么恶意,我看总经理是可以去的。”
  
  李国杰松了口气,按杨天囚的话去了宋子文处。一进门,李国杰魂飞魄散,他看到的是一个严阵以待的场面:宋子文、朱家骅、蔡培、杜月笙、张啸林、美国大莱银行代表及门外大队的巡捕。
  
  李国杰不肯认栽,他声言出卖码头得到了交通部次长陈孚木同意,他做为下级,是请示获准后再实行的。
  
  可在他的呈文上,陈孚木等交通部官员根本没有签署任何意见。
  
  同伙的航政司司长蔡培,在陈孚木携款逃往澳门时已知不妙,属于他的那个7万元他根本没有提取,现在反而参与了对他的审问。宋子文问五号码头的售价是多少,李国杰说100万两白银,蔡培大喝一声:“你放屁!呈文上明明写的是100万元!”李国杰目瞪口呆,半天不知怎么回应。
  
  审结后,上海地方法院宣判:李国杰以擅自出卖国家土地和仓库权益、虚报价款、启蒙政府等罪名,判处徒刑8年,剥夺公民权10年。
  
  律师曾为他辩护:出卖码头先写了呈文,也的确得到了上司交通部次长陈孚木的同意(虽无书面批署),不能算“擅自”;陈孚木以次长身份叫他汇款70万,他有服从义务,此事不应李国杰负责。
  
  这些辩护在判决时都未予考虑,这么重的量刑,其实就是因为他勾结王亚樵暗杀了赵铁桥——几次刺杀蒋介石的王亚樵是老蒋的死敌,而赵铁桥生前又是蒋介石和戴笠的红人。
  
  李鸿章的长孙,前清显赫一时的侯爷,一代名企上海轮船招商局的董事长兼总经理,顷刻成了锒铛入狱的罪犯囚徒。
呜呼哀哉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2007-08-23, 16:22   第 157 楼
yyu123
未验证用户
 
yyu123 的頭像
 
文章: 99
聲望: 10 yyu123 向着好的方向发展
註冊日期: 2007-05
預設 回复: 民国多少事……

好贴 顶了
yyu123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回覆

書籤

主題工具

版面規則  發文規則
不可以發表新主題
不可以發表回覆
不可以上傳附件
不可以編輯自己的文章
啟用 BB 代碼
論壇啟用 表情符號
論壇啟用 [IMG] 代碼
論壇禁用 HTML 代碼


所有時間均為台北時間。現在的時間是 10:47


Powered by vBulletin® 版本 3.8.9
版權所有 ©2000 - 2019,Jelsoft Enterprises Ltd.
沪ICP备05004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