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yno 论坛   myspace counters

返回   whyno 论坛 > 休闲娱乐 > 『云之海的彼端』
MusIc WiKi 部落格 图册

『云之海的彼端』 如果相遇是出现在世界的某一个角落,为什么不能让你我记下它的坐标,在云和海之间的那道地平线,是不是我们彼此的原点。

回覆
 
主題工具
舊 2007-09-18, 23:20   第 46 楼
呜呼哀哉
高级会员
 
文章: 1,630
聲望: 1 呜呼哀哉 向着好的方向发展
註冊日期: 2006-06
預設 回复: 【转自KDS】我与隔壁女邻居的故事

我的手碰到了她的胸部,轻轻地一碰,我看她突然叫了起来:阿L,发要啊。我心里知道,女人都是这样子,说不要比谁都要!我不管,霸王硬上弓,我身子一侧,完全压住了她,手完全罩在了她可爱的咪咪上。她的脸一下子红了起来。一不做二不休,我把手伸到了她的衣服里面去了,用手撩开了她的胸罩,我全看到了!!

我胜利了!!

我胜利了!!!

她没有反抗,只是一只手本能的轻轻地抓住了我。我先解开她衣服扣子,然后把两只手伸到了她的身后,熟练地解开了她的胸罩,然后把她的手从胸罩袋子里抽了出来,一气呵成,事后计算不超过1分钟。她登时在我面前上身赤裸,我in了!壮了!大了!我知道,在我面前的是我的女人,现在是,以后是,永远都是。我扑了上去,终于说出了那三个字:我爱你。

女人就是女人,听到三个字好像射完精的j j一样登时软掉了,虽然双守护着胸部,但是心猿意马,意乱心迷,她看着我,眼睛里有一阵泪光。我心想不好,要哭了,我看到女人哭最慌了,我说:我会对你负责的,我喜欢你,我爱你,我以后要和你在一起的,你要做我的女人的。

她事先没有想到我会说这个,傻愣愣地看着我,点了点头:LL,弄么骗我伐?真饿么?

我用力地搂着她,用手抚着她的后背:我撒送光骗过弄?我是真饿爱弄饿,欢喜弄,所以刚要叫弄到阿拉窝里来,因为我欢喜弄,想叫弄组我饿老婆,往唐地帮我养小宁,往唐地组我小宁了姆妈。

刘姑娘的眼泪还是没有被她送控制,流了下来,沾湿了她的身体,这个时候我才低头看了看她。只见她真的很白,如同一张丝绸一般,不对,丝绸都无法形容,只能说是一块美玉,一块和氏璧。在她的身上那对可爱的小咪咪仿佛在和我微笑一般。她和蕾完全不一样,蕾让人产生的是无穷无尽的性欲,而她呢,让我爱怜地摸着她的小咪咪,生怕一用力就把她捏坏了。

禽兽做到这个份上我觉得已经很过分了,但是我和禽兽比应该更加禽兽,我开始打她下半身的主意了,我开始去解她的那条粉色的长裙了
呜呼哀哉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2007-09-18, 23:20   第 47 楼
呜呼哀哉
高级会员
 
文章: 1,630
聲望: 1 呜呼哀哉 向着好的方向发展
註冊日期: 2006-06
預設 回复: 【转自KDS】我与隔壁女邻居的故事

她的那条粉色长裙是我陪她去七浦路的时候买的,蛮可爱的,粉色的裙子上画了一朵朵小花,当初买的时候我的内心就淫荡着想到菊花,想到菊花就想到泼妇,想到泼妇就想到阿三教主,想到阿三教主就想到保发,想到保发想到了狗,想到了他的狗就想到了猴子,想到了猴子就想到了hp,就想到了pp,想到了pp,就想到我么pp,唉,你们这帮无作陪竟然看帖都不射我!!!!

话归正题
我拿手去解她的裙子的时候她竟然很平静,没有挣扎,而是静静地躺在那里,听候我的处分。该死的,那个时候我竟然又想起了蕾,我是在暴力中和她发生了关系,而这一次,面对一个冰清玉洁的姑娘,我却是如此的平静。我想到了一首歌:爱情真伟大。

我脱下了她的长裙看到了她的小内裤。她的裤子没有蕾那么多花头,一条白色的纯棉内裤,很可爱,透过内裤能看到黑黑的一撮毛,我用手摸了摸裤子,要死了,处女都会流水啊。我一直以为是那种熟女才会流水。我先前一直认为女人和桃子一样,水多水少要看成熟度,没想到啊,这样的小姑娘都会流水。

我刚要下一步动作,她害羞地把两条腿并拢了起来,转过了身体把屁股对准了我。唉,女人啊女人,明明心里想,但还要做做,么办法,只好去配合她一下了,我轻轻地又爬上了床开始亲吻她,手伸到她的内裤里摸她的屁股。她的屁股不大,也不翘,但还是满可爱的,捏一捏也有几分有趣。就好像周庄的万三蹄的肥肉好吃,上海马路上的柴板馄饨中的小肉也鲜美一样,她的屁股也有其乐趣。她还是被我臣服了……

我脱裤子,帮她k j的过程我就不多说了,你们可以去看兰兰,她的表演比较到位。

我的内心吟诵着木兰词:将军百战死,壮士十年归。我把j j对准了她的下面就要动手,不对,是动鸡,这时她突然一下子坐了起来:阿L,你真的爱我么?

了吗桑头问了这个问题吓了我一跳,我忙抱住她:爱你的,我会爱你的,我要永远爱你的。她也抱着我的肩膀:你不要骗人的!我抚摸着她的头发:我哪能会骗你呢?我连哄带骗把她说好了,躺倒在了床上,我分开了她的两条腿,没想这次她很配合我,好像实现心灵沟通好一般,把腿张开了,等着我的飞船挺进她的港湾。这时候我心里百感交集:狗屁kds,今天老子日一个处女给你们看看!虽然听说处女很难开,但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我凝神屏气,双手抱着她的腰,对准了。冲啊!!!!
呜呼哀哉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2007-09-18, 23:21   第 48 楼
呜呼哀哉
高级会员
 
文章: 1,630
聲望: 1 呜呼哀哉 向着好的方向发展
註冊日期: 2006-06
預設 回复: 【转自KDS】我与隔壁女邻居的故事

我的j j碰到了她,她一个劲儿地喊疼,让我不忍心下手,我没有干过处女,准确地说只是和蕾发生过关系,在男女问题上还是不大懂的,但是痛归痛,干还是要干的,我狠下一条心:你给我进去!

……

世间最残酷的事情是什么?我想就是这个,我一挺身,滋溜一下我竟然很快的进去了。我傻了,我匍匐在她的身上没有动,她满脸羞红的看着我,我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因为我连我自己在想什么我都不知道,一片空白,万念俱灰。

我把我的东西从里面拿出来,仔细看看,我的j j上一点血痕都没有。

怎么会怎么会?
问苍天,苍天说:你去问大地。
我去问大地,大地说:你是大傻 b

我感到有一阵眩晕,我什么也不管躺在了床上一言不发,这下轮到刘姑娘来安慰我了:哪能了?身体发色医啊? 我躺在那里默不作声,唉,你让我说什么好呢?黄花大闺女?清纯少女?处女?笑话啊!可叹可惜,不是笑话,真正的笑话是我,我是一个笑话。

我和她说:算了,我想我们还没发展到什么阶段,我们不要这样了。她有些不解地看着我,人爬了过来伏在了我的身上,另外一边身体也靠了过来,大腿放在了我的小腹上:怎么了? 我还是默不作声,突然她意识到了问题的所在,哭了起来:阿L,我当初对你没有说实话。

我方才还在给她找理由,什么自行车的原因啊,跑步啊,跳远啊,反正都是理由,但是她的这句话出口了真正的把我所有的幻想全部打破了,我突然想到了kds上的那些冷嘲热讽,处女无用论等,唉,人生怎么这么现实。我从山顶掉到了山谷。蕾的画面浮现在了我的面前,她拿着鸡毛掸子抽我,我活该,当初应该听她的话,找什么女朋友呢,女人都是虚伪的,虚伪的啊!

她说:我大学的时候谈过一个男朋友,他也对我很好的,真的很好的。阿L,他和你长得很像,当初我看到你的时候真把你当作了他,可是你比他更好,对我更好,我更有安全感。他在我大三那一年拿了全额奖学金到英国去读书了,从此我们分开了。当时我很傻,真的很傻,在他走的前一夜,我说我要等他的,他也这么说,我抱着他穷哭了,不想分开。于是,那一天晚上我就和他那个了。

说完她也哭了,哭的很伤心,哭的也很伤我的心。我安慰自己,刘姑娘只是被人日了一次而已,没关系的,至少是精神上的处女,没关系,没关系的。我用手搂着她:发要哭了,乖囡,发要哭了,么关系饿,我还是欢喜弄饿。

她泪眼朦胧地看着我:阿L,真饿么?真饿么?弄发要骗我,如果弄郭则我老早么高弄刚弄发要我好了,没关系饿,阿L是我对发其弄。 说完她有开始哭了。

天意啊!我突然想到了一句话:淫人妻女终有报。我和蕾发生的事情本不应该,但维萨把报应放在这么清纯善良的刘姑娘身上吧,我心里想:老天啊,叫十几个老太婆论剑我吧!

那天我们什么也没有发生,我帮他穿好了衣服,抱着她躺在了床上,两人沉默不语。
呜呼哀哉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2007-09-18, 23:21   第 49 楼
呜呼哀哉
高级会员
 
文章: 1,630
聲望: 1 呜呼哀哉 向着好的方向发展
註冊日期: 2006-06
預設 回复: 【转自KDS】我与隔壁女邻居的故事

再赋诗一首《题花烛夜》
有心无心都存心
是处非处都被处
男儿只为一点红
痛尽今生苦自读

我老头子回来的时候还鬼头鬼脑的,不知道是不是撞见了什么,还好,他们来的时候我们什么都没有做,只是在那里躺着。那天晚上等父母回来我说晚上不在家吃了,我和刘姑娘出去走走。

走在路上,她拉着我的手,这样的尴尬,不知道拿什么来打破,好像千年的玄冰,38度的天也显得冷气袭人让人不住地打冷颤。那天晚上我们随便吃了点东西,我送她到了车站,我没有吻她,她也没有抱抱我,她上了车走了,我不知道她还会不会在来到这个车站。

回到家,老头子和我说:LL啊,个则小姑娘蛮好饿,满文静饿,我满欢喜饿。我老娘说了:刚棺材,弄欢喜有撒用,LL讨伊组老婆呀。老两口你一言我一语,我听了厌烦,洗了澡钻到了自己房间里去。

Kds上***不少,极品***根不少,我心头郁闷上山看看,没想到就看到了什么被内射过的女人生的孩子带别人的dna的,我看了心头一阵疼痛,为什么会这样子。这三天来事情实在是太多,从蕾的意外怀孕到刘姑娘的非处,我感到我已经要发狂了,马景涛的那句话我又想了起来。

我躺着床上迷迷糊糊地,睡到了半夜,感觉睡不着了,爬起床来看时间,一看手机是早2点钟,我发现有四条短消息。第一条是刘姑娘给我发的,显示的是晚上9点30:我们分手吧,你去找个好姑娘,我配不上你。第二天也是她发的,显示的是晚上11点20:你不发消息给我就代表你同意了,我们就分手了。第三条是她11点50:再见了。我看了心里一颤,什么叫再见?难道她要自寻死路?我忙看第四条:我回来了。

什么乱七八糟的,我定睛一看原来是刚刚发的,凌晨2点的时候蕾发的。找死啊,大半夜发短消息,原来是她把我吵醒了。我爬了起来,头伸出窗外看了看,果然402的灯是亮着的,出于人道,我想我还是去看看蕾吧,她刚打胎,一定要人照顾,我现在去,也算给他个惊喜。于是我穿上衣服,关了空调,轻手轻脚地开门下楼。
呜呼哀哉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2007-09-18, 23:22   第 50 楼
呜呼哀哉
高级会员
 
文章: 1,630
聲望: 1 呜呼哀哉 向着好的方向发展
註冊日期: 2006-06
預設 回复: 【转自KDS】我与隔壁女邻居的故事

蕾没有想到我会到她家去,听到半夜有人敲门就问:是谁?我轻轻地说:开门。
蕾看到我来了又是惊讶,又是生气,她开了门看着我,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回来啦。她点了点头,关上了门,我们走到了客厅里,屋子里有她带回来的东西,一个手提袋的东西,看样子刚刚回来:刚下车? 她不作声。

我站在客厅当中,看着她,她也看着我,我一把抱住了她,在经过昨天发生的事情之后我已经开始不相信很多东西了,只是觉得世界上有那么一朝一夕的快乐就好,只要么一点点快乐就好。我抱着的那个女人正是给我怀过孩子的女人,就是她的肚子里曾经为我怀过孩子。我笑自己给刘姑娘说了那么多承诺,什么做孩子的妈妈,什么一辈子,都是胡说。我抱着蕾,眼泪也流了出来,第一次抱着女人哭,唉……

我们坐在沙发上,我搂着她,轻轻地问:疼么?她说:什么啊?我说:做手术啊?她转了过来看着我,那双大眼睛看得我心神荡漾但又楚楚可怜。她说:你真的这么在乎我么?

我点了点头:孩子都没了,其他也不要说什么了,只要你还健康就好了。她说:你真的为我流眼泪么? 当时我没想太多,只是点头说是。她的眼泪也迸发了出来,我心里想怎么回事,今天是什么日子怎么都喜欢哭? 她说:如果我欺骗你,你会原谅我么?

我心头一颤,怎么世界上所有人都欺骗我!娘的,我好像武侠小说里得罪了天下武林一般,我看着她:说罢,什么事情? 她说:其实我没有怀你的孩子。

我一听站了起来,把她扔在一边:你说什么!你都是骗我的?

她说:不是的,不是的!

我说:你们女人都很可怜,说不是的,但做的事情却是这个样子!没有孩子!你想干嘛。我的脑子里出现了许多杀人的画面,用锯子,用菜刀,用电线,毒药,煤气,一个个在我脑子里过了一遍,我 册 拿 娘 隔 老 壁啊!

她说:其实我是月经不调,所以晚来了,但是给你发邮件的时候我真的心里很害怕很害怕,我当时第一反应就是去打胎,我不能要这个孩子啊。我等了4天,还不来,那个担心就越来越厉害了。结果偷偷去买了棒子检查,还好,没有。阿L,你知道我多担心么?后来到医院里一检查,是不调,吃了点乌鸡白凤丸就好了,不过当时我真的是那么想的。

我说:那么你到哪里去了?不是说去住院了么?

她说:这是我的年假,本来7月份休的,我刚做经理不方便,所以推迟到了8月份休,利用这个时间我回了一次家。你打电话给我的时候我想你说不定和你女朋友在一起,我就想吓唬吓唬你,没想到,阿L,你对我真好,真的在乎我。

我听了又是高兴,又是难过,不过总体而言还是高兴的比较多,至少我没有伤害到蕾的身体。叹了口气,抱着蕾说:你没事我真的很开心。

蕾说:你真的为我感到哭么?你真的想我帮你生个孩子么? 我没说话,也许她不知道今天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我身上的这种事情能和谁去说呢?

烈火碰到了干柴,本来已经好几天没有打飞机了,想周五好好地一打,后来和刘姑娘说了周日的事情开始养精蓄锐了准备周日致命一击。唉,说实话,B是给我错到了,但是本来准备买一手房,结果见鬼做了二房东,娘个系配啊!!那一下午的能量保存着,就好像实况足球的大力射门一样,眼看要射门了,忽然有人铲断,力量条白拉了!现在又是一觉醒来,荷尔蒙激烈增加,j j在蕾的伊丽莎白的刺激下,在蕾那诱人的双唇的刺激下,它再次爆发出无比的能量来。

蕾面带春光地看着我:阿L,你口袋里的东西顶住我了。她说着轻轻地抓住了我的j j:阿L,我倒是看看你带了什么东西来我家看我。她故作吃惊地抓住了我的j j:阿L,你要打我啊,带了一根棍子来啊?你真坏啊~~~ 只见她说着便趴在了我的身上,一对伊丽莎白放在了我的大腿上,我腿上的寒毛好像j j一样一根根站了起来。只见蕾又说:奴家甘愿给公子打,公子,公子,来抽打奴家吧。

我一把抓住了她的肩膀,一猫腰把她扛了起来,走进卧室,扔在了床上:贱货,今天看本公子不好好收拾收拾你!她把两条大腿张成一个V字:公子,来吧,来打我吧。

那一夜我狠狠地干了她3次,直到早上5点,悄悄跑回了家睡了个还魂觉,7点起来老娘叫我吃饭看着我说:LL,你的眼圈怎么是黑的? 我说昨天晚上打游戏时间长了。我洗澡吃早饭一气呵成,拿着手机去上班,发现昨晚4点的时候又收到一条短消息,是刘姑娘发来的,好长的一条:你真的睡觉了么,算了,阿L,你是个好人,我知道你是真心的对我的,我也是真心的对你的。我上次那次感情结束后人一直走不出来,所以家里人很担心,但是自从认识了你以后我就很高兴,你人很好,很有趣,对我也好,我爸爸妈妈看我这样也很高兴,所以我到你家他们让我带好多东西。可惜我对你没有说实话,这个是我不好,我对不起你。阿L,再见了,我们再也不要见了,祝你找个好的女孩子,不要像我这样是个坏女人。

要西垮了,个则小姑娘发要钻牛过几,册您性命啊!
呜呼哀哉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2007-09-18, 23:31   第 51 楼
呜呼哀哉
高级会员
 
文章: 1,630
聲望: 1 呜呼哀哉 向着好的方向发展
註冊日期: 2006-06
預設 回复: 【转自KDS】我与隔壁女邻居的故事

照例赋诗一首
《叹今宵》
寂夜箫声惊白鹤,
游丝轻萦醉野客。
霸王解带欲上马,
拔剑四顾心奈何。
玉女峰前一棹歌,
青葱细指过浊河。
眉头一皱神仙去,
驿路红蔷月今折。
呜呼哀哉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2007-09-18, 23:32   第 52 楼
呜呼哀哉
高级会员
 
文章: 1,630
聲望: 1 呜呼哀哉 向着好的方向发展
註冊日期: 2006-06
預設 回复: 【转自KDS】我与隔壁女邻居的故事

我看到刘姑娘短消息,心想要出事情了。冲下楼,一边走路一边打电话,心里想着:菩萨保佑啊,发要册四体啊!心里有那么几丝悔意,我好错 比维萨宁噶小姑娘就发好错 比呢?唉,处女情节害死人啊,我大骂kds上那些教唆犯。

要命了,她的电话关机了,我想乃么正宗册四体了。我又找出她家的电话打过去,铃声响了5声才有人接,是她爸爸,我说:压缩,我是刘**的朋友阿L,我信义有一地四体,发晓得伊乐海法。他老爸说了:是弄啊! 之后过了差不多5秒钟才说话:那昨捏子组撒四提了,小姑娘回到窝里想撒都发刚,浴啊发大,直接从到房间里房门反素,到已在哈么册来,那到底哪能拉?

我听了心里一急,语无伦次起来:么哪能啊,我啊发晓得呀。 只听他爸继续说:现在好了,小姑娘发坑册来了,等了方间理想,阿拉靠门啊发睬啊拉,要命了!一再发睬阿拉阿拉就要冲进气了!那到底哪能了啊?

我心里七上八下的:压缩啊,好告诉我地址发,我想古来看看。 她爸想了想告诉了我的地址,我忙给领导打了个电话请了半天假叫了一辆车便过去了。她家住18楼,高的很,坐电梯都坐了好一会儿,我到她家去没有顾得上很多礼数,看到她父母叫了一声阿姨,压缩就进去了,她把房门反锁了,我拼命敲门:开门啊!是我啊!我阿L啊,我来拉,弄了还组撒。

里面没有声音,我回头看了看她爸,她爸说:都叫了1个小时了,小姑娘到底哪能拉? 我没回答她爸的话,回头和她爸说:压缩,我要撞门了,伊再不开门我怕要册四体啊! 她老爸看着我说:好饿。

我好像警察一样,对里面的绑匪喊话:帮我听好,弄再发开门我进来咯。

里面没有声音,不知道TF们撞过门么,我这辈子撞过两次,第一次是初中的时候,男孩女孩一直打闹,女孩子跑到女厕所去了,把门扣了起来,我刹那间就追了上去,那时候我觉得自己是正义的化身、奥特曼转世,拎起来就是一脚,结果门被踹开了,只见女同学的边上是45岁没结婚的老处女教导主任,她带着黑框眼镜看着我,那个眼神至今让我难忘,我册 那,一张警告贴在学校的公示栏里,理由是:破坏公物闯女厕所,害得全校都知道,回家吃了一顿毛笋烤肉;还有一次,是我在单位中午躲在仓库里睡觉,门被锁了,撞门出来的,结果被扣了2天工资。反正每次撞门总要发生不好的事情,我心里暗自叨念:天灵灵地灵灵。

我回头看了一眼她爸,她爸也坚定地看了一眼我,我后撤一步,右腿一弓——蓄力,大喊一声:哈!说时迟那是快,我一脚飞了出去踢中她的房门。

门锁没有动静,我回头看看,她老爸老妈好像有些失望,娘的,卡内齐要爆发了!!!我再次蓄力又是一脚,咵~~~~~~~~~门开了,娘隔壁,出事情了,我把她家的门框都踢坏了,册 那!个及坦台更加大了,不管这么多了,我一个纵身冲了进去,里面的一幕我惊呆了,只见屋里没人,但窗户大开。

跳楼拉?
呜呼哀哉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2007-09-18, 23:32   第 53 楼
呜呼哀哉
高级会员
 
文章: 1,630
聲望: 1 呜呼哀哉 向着好的方向发展
註冊日期: 2006-06
預設 回复: 【转自KDS】我与隔壁女邻居的故事

我冲到窗口一看,还好,窗口下面的人家天井里没有尸体,刘姑娘人间蒸发拉?我回头看看她父母,也是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他们也同样看着我:压缩,一拉单位电话弄当股发? 她老爸摇了摇头,我找到她办公室的电话打了过去,我忙说:请问lucy了海法?

只听电话那头说:我就是。 我一听怎么不像啊,刘姑娘的声音很清脆的,可那个喉咙象男人的声音,很粗的,不过万幸,人还活着。我说:弄饿喉咙哪能会死体拉?

只听电话那头的她又开始呜呜地哭了起来:阿L,弄真饿发要我了对发? 我看了看他父母,她父母知道我和她通上电话了也就放心了。我说:弄港督啊,刚度刚刚还无!我哪能发要弄了啊? 她听了又哭了,我安慰了她几句话,便把电话挂了,反正请假也请好了,不如等会儿到她公司去看看,到底怎么回事情,难道她是蜘蛛人爬墙出去的啊。

我和她父母说了下,我说要去她公司看看,他们说等去了打给电话回来,我点了点头,刚要出门,他老爸说:阿L,早饭吃了发?小伙子怎么踢门都没力气啊! 我腼腆地一笑,她老爸继续说:噶朋友么,男小万要马列一点,阿拉女儿发是噶好对付饿! 我听了一低头和他们道别就到车站坐车去她公司了,走在路上心里想:昨天晚上拐了3乱跑精 子,今天能把门踢开已经不错了。我心里暗暗叫苦,唉,昨天做了太多了,今天走路都吃力。

我跑到她公司在楼下查了查他公司的楼层刚想上去,保安拉着我:送快递的走后门,我日啊!我哪里像送快递的,我大喝一声:弄港督啊,我像送快递啊? 保安是外 地人,看我一凶就缩特了,今天太不顺了,难道是撞门后遗症?

我跑到她办公室里,推开门问了下她的名字,就看到她,唉,我心都要碎了,小姑娘坐在那里一边打字一边在擦眼泪,两个眼睛通红通红地,桌子上一大堆的餐巾纸,我走了过去,站在她的桌子前面,什么话也没说。

她一抬头恍然看到了我,一下子站了起来,抱住了我的肩膀,从抽泣爆发成了嚎啕,整个办公室一刹那都安静了下来,只有几声电话铃在那里不识趣地吵闹。我缓缓地把我的手也伸了出去,抱住了她,她哭得更响了。

不知道是谁,这个时候鼓起了掌来,整个办公室大厅所有的人也都跟着开始鼓掌,也有人叫好,几个路过的别的公司的人看到了也神经兮兮地走了进来,跟着一起鼓掌,掌声持续了长达30秒以上,这个时候我告诉自己:这个小姑娘吃定我了。

她的哭声小了,办公室又恢复了它本应该有的忙碌,她拉着我到了会议室,两个哭红的眼睛看着我:弄哪能来看我啦? 我说:你是蜘蛛人啊,怎么在房间里消失啦?你跳窗的啊? 她看我神情严肃不禁破涕而笑:不是的,我昨天压倒哭着就困则了,然后醒了就帮弄发消息,等弄回把我,没等到又困则了,之后四点钟醒过来帮弄发了消息,后来我肚皮饿了,厨房间找东西吃,结果么行到,到五点钟了,我过则空调特狼了,我就关特开窗了,之后肚皮饿死了,心情发好,晓得阿拉亚看到我要门我问题饿,我就那了包走到公司来上班,顺达比吃早饭了。

我听了一拍大腿,怪不得,我说:弄小的发,那亚娘以为弄自杀,喜特了,弄个则港督!快点当一则电话回去高那亚娘刚!

她看着我:阿L,弄看到我亚娘了发,一拉欢喜弄发? 要死,女人的情感怎么这么丰富,变化怎么这么快,我都不知道用什么言语来表述了。我随便应付了她几句。事情是解决了,身上的担子一下子轻了,那口一直并在嗓子眼的气也松了,我坐在他们公司会议室的沙发上突然感到了一阵眩晕。
呜呼哀哉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2007-09-18, 23:33   第 54 楼
呜呼哀哉
高级会员
 
文章: 1,630
聲望: 1 呜呼哀哉 向着好的方向发展
註冊日期: 2006-06
預設 回复: 【转自KDS】我与隔壁女邻居的故事

我大概昏过去不超过2秒钟,估计昨天晚上和蕾激战的时候空调开了太低了,我这时候才隐隐地感到自己有些发热,不过索性的是刘姑娘还蛮好。我看刘姑娘没有什么事情了,我就从她公司出来,走到公司去上班,礼拜一,往往都是最不愿意上班也是事情最多的一天,上周很多事情堆积下来,本周又有新的事情要做,再加上早上有事儿,一大堆事情积攒了下来,借用我大学时候军训教官的话“乱的像b毛一样”。虽然我在公司是个小角色,但是越是小的角色事情越是多,忙的很,别说上kds,连刘姑娘和小蕾都给我发短消息,我都没有时间回消息。忙到下午3点,大部分的事情都解决了,人终于可以休息休息了。

很多人说人岁数过了25就不一样了,我也是这样子,昨天晚上鏖战3场和今天早上的性命攸关,折腾了我大半条命,再加上昨晚受了风寒,办公室空调又在我的身后,我发烧了,烧的有些难过,浑身无力的,我有点唐不牢了,我和经理说了一声,经理摸了摸我的额头让我赶紧回家去休息,我拖着疲惫的步伐往车站走。

我老娘已经退休了,呆在家里,接到我发烧回家的电话也蛮担心的,一到家她就拿出体温计来给我量体温,一看竟然有39度,不得了和外面的室温一样高了,老娘赶紧给我吃药,她说要送我去医院,我摆了摆手,先在家里捂捂汗再说,现在狗屁的医药费很贵,我这点钱哪里经得起折腾。

各位看官,故事说到这里必须要交代清楚了,这个故事即将走到结尾,也是我另外一个人生的开始,借用《24小时第一季》里jack的开首语:接下来的24小时是我人生最漫长的24小时。过去的24小时让我受够了,而接下来的24小时又是一场新的纷争。

到了晚上6点,我迷迷糊糊地睡着,老爸回来了,又量了一下体温,还是维持在高位进行盘整,老爸说:要洗,接下来好煎荷包蛋了,去医院! 我发扬了TF轻伤不下火线的精神摆了摆手,再挺一下。到了晚上8点,汗虽然出来一点了,但是还是高烧不退,我老爸说:发好等了,其医院。我慢慢腾腾地穿上衣服,拿上手机坐在爸爸自行车的后面去医院。还好,医院离我家不过15分钟路程。挂号拿药忙坏了老爸了,我坐在急诊间里看着不住走来走去的护士心里又无作了起来,我想到了爱田友,想到了松岛枫,想到了苍井空……唉,我已经无药可救了。

医院就是个诈骗集团,就那点小毛病还要做心电图什么的,我等着做心电图,突然看到前面有个小火烧也等着做心电图,我想这次赚了,我可以看到她的衣服被撩起来,和我一样,赤膊着,一对奶奶上放上几个检测仪器,然后医生对她这里捏捏那里摸摸,天哪,生病也是一件好事情,我伸手去摸我的手机想拍几张照,让TF们射我,当时题目都想好了《医院遇到裸胸小火烧》。Y Y归Y Y,没想到小火烧检查的时候竟然拉上了帘子,我靠,为什么男人检查的时候可以给这么多人看,我心里很是郁闷。

我拿出手机的时候,看到里面有好几个未接电话和短消息,仔细一想是中午蕾和刘姑娘发给我的。蕾发的是那些调情的话,这个五做女人,看我日后不日她,而刘姑娘是那些关心的话语,问问我身体怎么样,当时很忙也忘记回了。我就等着再做心电图的时候拿起了手机开始回短消息。

我给蕾回的是:昨天没好好日你,看我日后怎么来弄你,弄得你稀里哗啦,水流成河。

我给刘姑娘的消息是:今天早上我真很担心你,唉,傻姑娘,何必呢,我有点发烧,现在在医院等着检查。

我把消息发了,靠在那里。不一会儿两人都回了,刘姑娘回的是:你说什么?你想干什么? 而蕾回的是:要不要我来看看你,是不是今天早上太疯狂了?

两个人说的是什么啊?我突然意识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我把消息发错人了。
呜呼哀哉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2007-09-18, 23:34   第 55 楼
呜呼哀哉
高级会员
 
文章: 1,630
聲望: 1 呜呼哀哉 向着好的方向发展
註冊日期: 2006-06
預設 回复: 【转自KDS】我与隔壁女邻居的故事

继续更新,赋诗一首
《游记》
千里荒原百丈草
万里深坑一条沟
不闻飞鸟来探看
只见老龟露小头

把事情继续说下去。
发完了那条短消息后惊得我一身冷汗,脑子里思绪万千,看着一个个穿着护士服走来走去的“兰兰们”心里也y y不动了,搜肠刮肚地想办法来解决这个问题。这个时候医生叫道我做心电图了,做完了医生拿着心电图的那张纸头仔细看了看叫过了我的父母:蛮严重的,心率很快,伴有一定的失常。我心里暗暗叫苦:么关系饿,是我刚才一阵混乱导致的。

我老爸看了医生的讲解也心慌了:LL发要是撒严重饿心脏病哦,弄饿太外婆,啊就是那娘饿外婆就是桑心脏病喜特饿。 我一下子无语,心想还好不是性高潮的时候来检查不然更加不正常了。我说:刚才肚子不舒服了一下,我摒了一下气就这样的,应该没事情的,再检查一下好了。 医生到蛮好,给我重新检查了一下,这次看下来就满健康了,父母也不担心了。

医生说了,先打一针退烧针然后挂3瓶盐水看看,父母分头行动,老娘陪我看坐在那里,老爸去拿药,忙死了。我也抽空拿出了手机回复消息。这次看仔细了,没有回复错。我和蕾说:你还是好好在家休息,今天第一天上班累不累,你那个禽兽老板怎么样?我现在是不举了,不然再来抽你几顿。 我给刘姑娘发消息:前面恩错了,是同学发给我的黄色消息,本来要删除的发给你了,我发烧39度,现在准备挂盐水,满想你的。其实泡妞这种东西一要下本钱,二就不要脸。下本钱不仅仅要钞票和精力,更主要的是花时间,女人都怕时间磨;另外不要脸的学问就要深了,女人是世界上最自我的动物,只要不吝啬你的言辞的去夸奖她,纵然她知道你是在拍马屁,但他也乐于接受。

几乎两人同时回复消息给我,而且内容是一样的:我想过来看你。 唉,对待女人的好意是不能退却,只能顺水推舟,我给他们回复了:我没事儿的,你别来了,我父母在这里,不方便的。医院又脏,你来了干嘛呢? 两个女人给我连哄带骗的摆平了,我松了一口气。

老爸把药拿来了,带着我去注射的地方打针,我无力地坐在了打针的地方,刚准备脱裤子,就听一个女人的声音叫了起来:阿L是你啊! 我一回头,仔细一看,怎么是我初中时候爱慕的小姑娘蓉蓉啊,当初踢女厕所的门被通报批评的就是为了她。我也很惊讶地看着她:你怎么在这里当护士啊? 她笑了笑:不是等着给你来打针,所以来这里干活的。 父母看我认识这个小护士也放心了,我妈说:小姑娘,阿拉LL胆子小,打针轻一点。蓉蓉说:他从小皮厚,我要扎了深一点。 我听了心里一凉。

在认识的,而且喜欢的小姑娘面前脱裤子真的满尴尬的,我斜眼看了看蓉蓉,她也看着我:哪能啊,不好意思啊,脱裤子,阿姨来打针。 我没说话,我老爸生气了,后面一串人等着打针呢,他动手了,一用力,要洗,没料到我裤子橡皮筋的质量,把我裤子一大半都拉了下来,我心想:完了,菊花都看到了。 我感到我的脸一下子热了起来,不过还好我发烧本来脸就红,打完针一回头和蓉蓉笑了笑:我去挂盐水了,以后有空聊。

打针那个尴尬啊,吊盐水的时候我也在回味,又想到了以前的事情,当初如果蓉蓉不去读卫校而和我一起读高中,那该多好啊,我又y y了起来护士装的性 爱故事。

吊盐水这个东西真漫长,就看着水一点一滴的往下滴,不知道要滴到什么时候,我调了快一点就感到心脏不怎么舒服,我心里暗暗后悔,想到了单位司机和我说的那句话:错 比这种事情只能当菜吃,不能当饭吃,吃太多要死人的。 唉,还是老师傅说的对,现在除了嘴硬,浑身都软了。盐水掉到10点,退热针的效果也开始发挥了,一量体温下来了!看了边上的老阿姨老羡慕的:年轻人恢复了就是快。我看老父母也满累了就让他们回去,他们怎么也不肯走,我好说歹说地他们走了,唉,都快60的人了,也难为他们了。

我就靠在椅子上闭着眼睛挂着盐水,偶尔和他们发发消息或者闭目养神。“阿L”我听有人叫我,我一睁眼,原来是蓉蓉,我心里暗暗窃喜。这下才有机会好好地看看蓉蓉,只见她穿了一件粉红色的护士服。1米58的个子,好像初中毕业后没有长过,个子虽小,胸部却很丰满,在紧身的护士服的衬托下一对胸部很显眼,而且她站着,我坐着,我正好盯着她的胸部,也觉得她也盯着我看。初中里人家都叫她小朱茵,现在看起来更加像了。
呜呼哀哉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2007-09-18, 23:34   第 56 楼
呜呼哀哉
高级会员
 
文章: 1,630
聲望: 1 呜呼哀哉 向着好的方向发展
註冊日期: 2006-06
預設 回复: 【转自KDS】我与隔壁女邻居的故事

各位无作陪们,你们的想象力真的很丰富,俗话说的好君子好色而不淫,你们真的以为泡妞这么容易啊,蓉蓉这么快就会和我错 比?非也非也!各位看官,且待我把事情说下去。

蓉蓉刚下中班,趁机来和我聊了下,我们互相交换了手机号码,和她聊了聊过去事情,好些年没有看到她了,心里有几分亲切也有几丝悔意。这个时候我看到有个熟悉的身影走了进来,一看要死了,竟然是蕾,我看到她的时候她也看到了我,只看她穿了一件能黄色的小马甲,里面是蕾丝边的白色抹胸,下身穿了一条白色的一步裙,我心里想:贱人,你一直穿成这样你老爸不日你日谁啊?

她看到我便走了过来,蓉蓉一看有人来看我了便很识相地站了起来:阿L你的朋友啊? 我尴尬地一点头她继续说:有人来看你了蛮好,我先走了哦,我们电话联系好了。我点了点头,和她挥了挥手,和我的过去的纯真挥了挥手。蕾和蓉蓉也点了个头,蕾走到我的边上弯下腰来,摸了摸我的额头:哦哟,好热啊。我心想,个则女您拉搜饿亚,看我生病还穿低胸,这么一弯腰,大半个球又被我看到了,我心里又叫起苦来,她这一弯腰不的了,边上及个吊盐水的老毕 样子们一下子从萎靡不振也变成了精神百倍,直起了腰,人悄悄地往这里凑,似乎也想看看什么,我心里大骂:娘个错 比,男人怎么都各服腔调,都要系夸了还好色,唉,色字头上一把刀。算了,这个时候我也半条命了,也不和你们计较了。我说:你怎么来了啊?

她说:我在厨房弄东西,听到你父母的声音了,我知道他们回来了,我想你因为我而负伤,我不来看看你怎么可以啊?我对公子一向有情有义的,不像某些人还背着人家找小护士调情。 我说:调你个头啊!人家是我初中同学给我打针的! 蕾听了噗哧一下笑了出来:好啦好啦,给你开玩笑的,你肚子饿么?我在门口买了一碗皮蛋粥给你,不知道你吃的下么?

晚上没吃东西,现在热度下去点了,给她一说真的感到有点热,我说:吃。于是她把粥拿出来了,吹了吹喂我吃,看的周围一帮老棺材眼红的一塌糊涂,恨不得也来吃两口。操,就不给你们吃,伊丽莎白瓜是我的!我心里想在这里肉麻不大好,我让蕾给我拿着吊瓶,我们转移阵地!

也许是真的饿了,也许是感情因素,感到这碗粥有如王母娘娘蟠桃盛会时候的玉盘珍馐:小蕾,真好吃。 蕾看着我,拉着我的手:好吃就好。我说:这个咸味道就和你下面的味道一样,而且这个粥黏黏的和你下面也一样。说完我哈哈大笑了起来,感冒本来就气虚,笑了几声我忍不住咳嗽了起来。蕾开头还有些生气看我咳嗽不住帮我拍拍后背,我心里想,如果这个女人小上十岁真想讨回家做老婆啊。这个时候手机响了,一看是家里的,电话那头是老娘的声音,我和她说我蛮好之类的事情,让他们放心,他们也叮嘱了我几句话,但是她的最后一句话却让我汗毛也竖起来:小刘刚打电话来过了,听说没人陪你蛮担心的,我已经告诉她你在哪里了,她说她来陪你。

我想,这下完蛋了,这次大奶碰小奶,我要被杀掉了!
呜呼哀哉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2007-09-18, 23:35   第 57 楼
呜呼哀哉
高级会员
 
文章: 1,630
聲望: 1 呜呼哀哉 向着好的方向发展
註冊日期: 2006-06
預設 回复: 【转自KDS】我与隔壁女邻居的故事

《双休日》
作诗一首以飧TF
双休日里日不休
3 P 双飞日如牛
休日月经闯红灯
今日数我最风流
呜呼哀哉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2007-09-18, 23:35   第 58 楼
呜呼哀哉
高级会员
 
文章: 1,630
聲望: 1 呜呼哀哉 向着好的方向发展
註冊日期: 2006-06
預設 回复: 【转自KDS】我与隔壁女邻居的故事

蕾在我的边上看到我满脸紧张的样子知道我喇叭腔了,她问我:什么事情。我说:你先回去吧,我好多了,没事的,医院里这么脏你一个女人家的回去吧。但是蕾仿佛看透我内心的慌张:怎么,怕有事情啊?

算了算了,我心里想,生毛病哪里有精力和他搞啊,要搞床上搞。我说:我女朋友说要过来看我。蕾在听了就眉开眼笑:这不是很好么?我正好看看她到底张什么样子,不知道我们阿L的运气怎么样? 我心里暗自咒骂:**,以后去虬江路买则假*搞色特弄则女您。 但是当时不好说,只好和她放软档:好姐姐,帮个忙拉,以后我肯定好好报道你的,你以后拿十根蜡烛烫我,我坚决不叫。

蕾斜眼看了看我,哼了一声:鬼才相信。 我说:那么你要怎么样? 她盯着我看了看,一对伊丽莎白垫在了我的那个打点滴的手上,虽然软软地温柔可人,但是还是让我痛的来,我现在才粗略的估算了她的那对东西的重量——估计3斤左右一个,她凑近了说:好吧,她什么时候来,她来之前我走好了。 听完她的话我心宽了,马上拨了刘姑娘的电话:弄小姑娘哪能刚学学饿,半夜里来撒,当心路上出事情。 我刚想埋怨她只听电话那头她轻轻地说:人家想你。 女人的杀手锏就是浓硫酸一样的甜言蜜语,一下子把我的心都软了,和我现在的j j一样软。她说她大概还有15分钟就要到

蕾就在我这里磨磨蹭蹭地呆了10分钟,我好说歹说把,她才答应走人。我就坐在走廊里吊着盐水,心里想着蕾、她的伊丽莎白还有制服诱惑的蓉蓉,s y每时每刻,y y无处不在。

刘姑娘今天穿了一身小旗袍,乖乖,胸口绣了一朵大大的菊花,要死了,我看的顿时感到两腿之间会阴之后有那么一股子搔痒。她看到我就一路小跑过来了:阿L,才是我发好,害的弄发寒热,弄要紧发? 俗话说英雄气短,这个时候我真切地感受到了这句话,发寒热发的气都喘不过来了,一下子不知说什么是好。只是摇了下头,用另外一只手拉这刘姑娘的小手,喘了口气说:没事的,我还挺得住。

她就蹲在那里,把头枕在了我的膝盖上,我看她眼圈又红了心知不好:哭撒,我又没有死掉,你再哭我死了你就是谋杀亲夫。 她听了头抬了起来,哀怨里带着几分欢喜地说:你又不是我的亲夫,死了和我没关系。 我说:弄拉搜饿呀,我们还没哪能了,你就要盼我喜特啊,算了,我发药农了。 她忙说:发来赛昨天弄已经拿我都脱光看过了,弄发好发算数饿! 我心里暗喜:娘个错 比,女您哪能才个复强调,我只是就是刚刚进去,又出来,只好算试用产品,哪能一下子东西就叫我买下来,拉搜饿。

这个时候边上走过了一个吊盐水的老毕 样子,我一看是刚刚在吊盐水室坐在我边上的那个想偷看蕾的伊丽莎白的老头。她看到我身边又换了一个小姑娘不禁呆住,他看了看我,我看了看他,我知道老毕 样子么想法了。我让刘姑娘坐在我的身边和她随便聊了几句,这个时候我手机响了,一看短消息是蕾发来的,消息上写着几个字:朝右看。

我一抬头,只看到她在走廊尽头的转弯角上探出了半个身子,不好!
呜呼哀哉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2007-09-18, 23:36   第 59 楼
呜呼哀哉
高级会员
 
文章: 1,630
聲望: 1 呜呼哀哉 向着好的方向发展
註冊日期: 2006-06
預設 回复: 【转自KDS】我与隔壁女邻居的故事

再次作诗一首
《赞操女》
一阵猛干里雨春
上吻劫财又劫色
若得昼日逼嫩畅
鸡鸡敏捷更是佳

还没等我给她回复消息,蕾已经笑吟吟地走了过来,我想到了那句话:恶有恶报!这次报应来了,我眼睁睁地看着她一步步地走过来,心一横:妈的,大不了两个都不要了,至少我还有我的右手。

刘姑娘顺着我的目光也看到了蕾走了过来。蕾说:LL啊,你父母叫我开车过来给你带一样东西给你。 我忙接口:哦,好的,谢谢哦。 我给刘姑娘介绍:碟饿是阿拉邻居阿姐小蕾,平常我们关系蛮好的。 刘姑娘看到叫了一声:小蕾姐姐。

小蕾笑着坐在了我的边上:LL啊,女朋友很漂亮的嘛,你运气蛮好的。 我硬着头皮说:是啊,是啊。

刘姑娘看到是我邻居也很亲热:小蕾姐姐你也很漂亮啊。 只听小蕾也说:是么?LL也说过的。 说着她从背后拿出了一个塑料袋,只听她继续说:LL的父母让我给他带来一碗粥,说他没吃晚饭,我就开车送来了。 我心想:系女您,刚刚不是吃过了么,怎么还吃啊!我忙摇头:小蕾,我不吃了,吃不下。 蕾说:生病一定要吃的,不吃人要发虚的。 她转过了头去看着刘姑娘:你说对发? 这下将军了,刘姑娘也帮腔了:是啊,不吃不行的呀。

好吧,我吃!反正死而死矣!我先站了起来,蕾一下子搭住了我的肩头:怎么?不想吃要跑啊? 我说:我要上厕所,清仓一下,然后来喝粥。 两个女人听了笑了别提有多开心,事实证明我这泡尿日后导致了日后事情的发生,在这里不多说,以后再表。厕所撒尿真的累,全靠单手操作,还要挂那个盐水瓶,撒泡尿花了3分钟时间,臭死我了,我走出了厕所,晃晃悠悠地回到了座位,女人的那种自然亲和力真的可怕,才几分钟时间两个人已经手拉手地说起了笑话。

我坐了下来,一皱眉头:吃吧。这次轮到刘姑娘喂我了,她半蹲在那里,手撑在我的腿上,还有她那一对可爱的小咪咪也放在了我的腿上,让我的腿感到酥酥麻麻的,她喂我一口又吹了吹,喂一口水一吹,除了粥的味道,我还闻到了她身上那股淡淡地清香。我偷偷地斜眼看了下蕾,看她脸上半带愠怒,心里想:活该!这个时候那个在吊盐水室坐在我边上的老毕 样子又出现了,这次他终于没忍住,走过来说:小伙子,胃口哈好啊。 我听出来这一语双关的意思,没有说话,心里想:老毕 样子估计是前列腺问题,册四这么多次!

蕾看我吃完了,站了起来:好了,你们在一起吧,我走了,妹妹啊,记住我前面和你说的话哦。

我问刘姑娘:说什么话啊? 刘姑娘对我狡黠一笑:不告诉你。 我心想,个则女您想组撒。
呜呼哀哉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2007-09-18, 23:36   第 60 楼
呜呼哀哉
高级会员
 
文章: 1,630
聲望: 1 呜呼哀哉 向着好的方向发展
註冊日期: 2006-06
預設 回复: 【转自KDS】我与隔壁女邻居的故事

现在回想起来,那一晚的确让我很感动。刘姑娘就在那里陪着我,我让她回去她怎么也不愿意,我心想:唉,不是处女就是不是处女吧,就当被自行车日了。

盐水挂到1点半就挂好了,一量体温,竟然只有37度多了,好多了,我给家里打了个电话,靠,我父母都睡觉了,让我回来轻一点,奶奶的,想到自己要走5层楼很郁闷,唉,我心想如果能睡到蕾家里就好了,只要走4层楼。Y y只是那么短暂的一下,但却能让我精神百倍。除了急诊室,门外一阵热浪扑面而来,我一个趔趄没有站好顺势抱住了刘姑娘,唉,日过才是真,患难见真情。

我们走到医院门口叫了一辆车往我家开,到了家门口我让她马上回家,别送我了,她不肯,硬是钻出了车送我上楼。唉,我心里一直骂自己,这么好的小姑娘为什么不要啊,我也在骂那个当初捅破她的刚 乱,下次看到一定阉了他!上了楼,打开门,家里静悄悄地,父母在房间开着空调把门关上了,我悄悄地走进了屋子,她也坐在了我的床上。唉,这个伤心地。

我把空调打开了,热的受不了,我的那件小背心全部湿掉了,我躺在席子上,刘姑娘从我桌上找到一把扇子坐在边上给我扇扇,她看着我,我看着她,我捧着她的脸庞,她轻轻地凑了上来亲了我一下。半个人靠了上来,那对小咪咪也压到了我的手上:阿L,弄欢喜我发?

我点了点头,只感到身体里有一种力量在慢慢地膨胀,从细胞的内部开始胀大,从横向向竖向进行生长,从软的变成了硬的,宛如春笋出土,又如蛟龙入海。我轻轻地说了一个词:我要。

……

第一次感到女孩子抓住j j的感觉是那么的柔软,不像自己那样为了达到目的而孔武有力,也不像蕾那样为了追求快感而忽视我的存在,她是那么地轻柔,好像对待一个艺术品一样,把手伸进了我的裤子,悄悄地掀开了,透过那杂乱的茅草,找到了真正地所在。由于刚发烧,整个人还是余热尚存,但是她的手却是那么的冰洁,一下子帮我降低了好些温度。正所谓擒贼先擒王,抓人抓鸡 八。

我想这股力量与性欲无关,只是那情感的需要,上天为我们造了j j和b b原来就是为我们互相造了钥匙和锁,那把打开心结的锁。虽然昨天已有尝试,但此时此刻我好想打开刘姑娘的那把锁。我轻轻地保住了她,和她双唇相对。一直觉得她的技巧有些不够娴熟,一直是我来主动的,但是没想到今天我体力不好却是她发起了攻击,对着我的唇内,舌尖,颚顶一阵猛攻,我口内生津,体下发硬。

中国人是伟大的,特别是旗袍这件发明,我此时此刻才发现了中国这样伟大的衣服设计方式。脱一件旗袍至少要解开领口4个扣子和腰口3个扣子,奶奶的,这个还是简单的小旗袍,不可想象,要搞一个穿着旗袍的女人是多么困难的一件事情,解开那些纽扣就花了我3分钟时间,娘各系配,平常打个飞机也不过那点时间!

我又再次看到刘姑娘那赤裸裸地胴体了,我心里叨念着:我又来了!
呜呼哀哉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回覆

書籤

主題工具

版面規則  發文規則
不可以發表新主題
不可以發表回覆
不可以上傳附件
不可以編輯自己的文章
啟用 BB 代碼
論壇啟用 表情符號
論壇啟用 [IMG] 代碼
論壇禁用 HTML 代碼


所有時間均為台北時間。現在的時間是 11:01


Powered by vBulletin® 版本 3.8.9
版權所有 ©2000 - 2019,Jelsoft Enterprises Ltd.
沪ICP备05004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