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yno 论坛   myspace counters

返回   whyno 论坛 > 休闲娱乐 > 『云之海的彼端』
MusIc WiKi 部落格 图册

『云之海的彼端』 如果相遇是出现在世界的某一个角落,为什么不能让你我记下它的坐标,在云和海之间的那道地平线,是不是我们彼此的原点。

回覆
 
主題工具
舊 2007-09-18, 23:36   第 61 楼
呜呼哀哉
高级会员
 
文章: 1,630
聲望: 1 呜呼哀哉 向着好的方向发展
註冊日期: 2006-06
預設 回复: 【转自KDS】我与隔壁女邻居的故事

那一场战斗应该说惊心动魄,鬼神皆惊,她如黄河溃堤,我似白虹贯日,时间之长,体力之好,兴趣之浓郁非健康时候可以比你的。那晚她睡在了我的身旁,睡在了我的怀里,安谧地好像一只小猫一般。

早上醒来有些尴尬,老娘想开门看看我是不是还有热度发现门锁住了,就敲门叫我开,结果我一开门,老娘看到刘姑娘睡眼朦胧衣衫不整地躺在了我的边上萨斯体都明白了。她在我家吃了早饭后去上班了,我经过昨天晚上的一场鏖战,感到身体好像被掏空了一般,不知道昨天晚上的力气是哪里来的错 比。后来我知道,原来这是一个阴谋。

我躺在床上量了下体温,热度又上去了38度,按照医生开的单子,还要去挂1天的盐水,唉,真是没办法。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老妈给我端来一碗粥,我看了就想到了昨天晚上的事情,仔细品味着昨天晚上那一丝一扣的细节,唉,多好的一个小姑娘。我拿起手机想给刘姑娘发消息,看到手机上有一条短消息,写着:晚上表现如何? 我一看是蕾发给我的,她什么意思?我一看是早上7点发给我的,估计就是刚刚起来刷牙的时候她发的。我不明就里回了一条:你是什么意思?蕾很快回复了:你的亲爱的搭我的车,我送她去上班。我说的是你昨天晚上表现如何,小腊肠?

这个女人怎么神经兮兮地,她说什么?我回复:你不要和她乱说话,另外,你说昨晚什么啊? 蕾回复给我:床上的表现。 我看了心凉了半截,难道刘姑娘都和她说了?我马上回复:你怎么知道? 她就回复了我两个字:等会儿告诉你。我心里有些担心,不要再出什么叉子来。
呜呼哀哉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2007-09-18, 23:37   第 62 楼
呜呼哀哉
高级会员
 
文章: 1,630
聲望: 1 呜呼哀哉 向着好的方向发展
註冊日期: 2006-06
預設 回复: 【转自KDS】我与隔壁女邻居的故事

过了一会儿蕾发了一条短消息给我:昨晚的那晚粥好喝吗?

册 那,我突然之间意识到了昨天晚上为什么她要让我喝粥,我为什么生病还要做,为什么我表现的比平常还要好,这都是那个女人搞的鬼!

我拿起了电话就打了过去:是不是你在我的粥里放东西了? 蕾在那头笑了笑:帮你发发汗还不好啊,就放了一点让你开心的东西,怎么样,小情人的日子过了开心么?昨天晚上她还睡在你家里的啊? 我说:你不要太过分了,虽然我们之间有关系,但是早应该断掉的,这点你也清楚的,如果把事情弄大我不过损失一个女朋友,你可是要离婚的。 她没有想到我会说这个话,在电话那头愣住了:好了,这次算我错了,不玩了,你好好养病,你的小女朋友我也不碰了。 我说:这样对我们都好。

我把电话挂了,感到心突突地跳得厉害,从来没有这么紧张过,从来没有这么害怕过,那种被人要挟的感觉让我心神不宁。退烧药有了效果,我开始迷迷糊糊起来,渐渐地睡着了,一觉睡到了中午,老娘叫我起来吃饭,之后穿好衣服去医院吊盐水。太阳太大,我懒得动身,在家上了kds开了些无作图片文章,受不了,都是弹眼落睛的东西,我身体太虚了,一天四枪加上身体不大不舒服,隐隐地感到真气外泄,力不从心,记忆力下降,总之蚁力神广告上的那些症状都在我的身上体现并且发生了。到了三点,太阳好像没这么毒辣了,我骑了自行车去医院看吊盐水。

走过注射室看到蓉蓉,和她说了下今天我3瓶盐水的“工作任务“,她说等她吃完饭的时候来找我噶三五。接下来,跑去吊针。我无聊得很没事儿就给刘姑娘发短消息,她说今天加班来不了了,让我安心养病。唉,我也不知道怎么这么想她,在我的手上还能闻到她的体味。下午6点的时候才吊到第二瓶盐水,慢的来,我回味着以前和她发的那些短消息,真的,这个女孩真好。

“阿L”我听有人叫我一抬头一看,怎么是刘姑娘:农发丝刚发来拉? 她对我笑了笑,骗骗弄饿,把弄一则惊喜呀。 唉,说实话,这个惊喜挺大的,她继续说:我来陪陪弄啊。弄要却么四发?我带了话梅来却。 我说:我又发是怀孕,却撒话梅,当心弄哦。 她听了害羞地把脸在我身上乱蹭,我突然想到了昨天晚上我是内射的,要西了,发要册四体哦。我说:昨天晚上我们没有防护措施啊。 她抬头看了我一眼,轻轻地说:昨天是我的安全期。 我心里一惊:怎么这么老到,这个都懂?我刚想问,只见门外蓉蓉走了进来。蓉蓉看到我先是一笑,随后发现了伏在我脚上刘姑娘:阿L,格斯撒宁啊? 我说:我女朋友啊。接下来她说了一句让我不知如何应对的话:个么昨天压到饿四撒宁?
呜呼哀哉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2007-09-18, 23:39   第 63 楼
呜呼哀哉
高级会员
 
文章: 1,630
聲望: 1 呜呼哀哉 向着好的方向发展
註冊日期: 2006-06
預設 回复: 【转自KDS】我与隔壁女邻居的故事

我听了蓉蓉的话有些郁闷,小姑娘还是这么直白,我忙打圆场:昨天撒送光啊? 我使劲对她眨眼睛,蓉蓉这才明白:偶哟,记错人了,把你记成其他人了,阿L,身体还好吧。 我点了点头和她寒暄了几句,她上班去了。刘姑娘并没有被我的搪塞所蒙骗,仍旧追问不休:昨天还有谁来,你说。 我被她追急了说:港督啊,还有谁啊,除了你只有我老娘来过,你说还有谁? 她没话说了。女人和野马一样,首先你要比她凶,制服她,第二,你要骑她,这样才能搞定她。她一听我比她声音大就不响了,我赶忙岔开话题:你晚饭吃了么?她说:我一下班就到你这里来看你了。 我说:你要出问题的好发。快点去买点东西吃,你来了我也蛮开心的。她点点头,叫我当心一点,出去吃饭了,我躺在那里心里想着蓉蓉这个小姑娘,有想想刘姑娘,唉~~沧海桑田啊。

小姑娘吃东西挺快,估计没吃多少就回来了,怪不得这么瘦,胸这么小。我不是很喜欢吊盐水的这个房间,都是上来岁数的人在那里吊盐水,有几个老阿姨估计都80多了,身体真的倘不老了,在那里哎哟哎哟的叫,叫地我都难过起来,我看她回来了就让她帮我拿盐水瓶去人少的地方坐着。我想找了个安静的地方我想好好和她谈谈关于她对“安全期”理解的问题了。我们在一楼找了个安静地角落,人不多,灯光昏暗着,勾起了人淡淡地思绪。

我看着她:你是不是还隐瞒了我什么事情? 她一边摆弄我的手指一边说:没有啊,维萨这么说? 我说:你放下心里的负担,把你以前害怕的事情都说出来就好了,如果我们以后一直谈下去,我希望你把我当作你自己,什么都和我说,好么? 她不作声了,低着个头。我又说:你刚看到的是蓉蓉,我初中时候喜欢的小姑娘,多数年没有见了,都没关系的,我愿意把事情告诉你,你好告诉我么?

她终于开口了:我怕我劝告诉你你会受不了,不要我。 说完她又哭了,娘各系配,我的头一下子大了起来,好像周围有无数只苍蝇在嗡嗡的乱叫:那么你说吧。她刚要开口只听一阵急促的声音,一组医务人员推了一辆医院的那种病床车走了过来,用很奇怪的眼神看着我们两个,好像在见了鬼一样。他们走过去,打开一盏灯,我一看,偶哟妈呀!原来我们坐在了太平间的边上!

我拉着她拿着我的盐水瓶慌不择路地往外跑,他们推的车里是西宁啊!!!!!

跑到人多的地方我才静下心来,直喘气,妈呀,吓死了。我看看她,她看看我,不由自主地笑了。唉,等会儿再说那个严肃的话题吧,我嘘嘘先。我让她帮我那好手机等东西,我自己拿着吊瓶去嘘嘘。

等我从厕所出来,发现她直愣愣地翻看着我手机的短消息,我心里想:完了。
呜呼哀哉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2007-09-18, 23:39   第 64 楼
呜呼哀哉
高级会员
 
文章: 1,630
聲望: 1 呜呼哀哉 向着好的方向发展
註冊日期: 2006-06
預設 回复: 【转自KDS】我与隔壁女邻居的故事

他看我出来了,那种惊恐的眼神不知道我用什么言语来说,TF们啊,千万不要买SP系统的智能手机,他的存储量无限大啊,我历朝历代的短消息都存在里面,一直懒得删除,因为他没有群删功能,这下好了,都看到了。

她问我:昨天晚上那条很下流的短消息你是传给那个女人的,不是传给我的,是不是? 我没说话,也不知道去说什么。人们在厕所门口走来走去,看到一个女孩子在流眼泪,看到另外一个奇怪的人右手举着盐水瓶,左手打着点滴保持一个僵持的状态。

我只好把她拉到一边去说:你都知道了啊?我本来就想和你说的,但是没有时间去说。现在既然你已经知道了,我也就不说了,只想说我早就和她认识了,当初是我不好,本来由于你的出现,已经和她分手了,但是昨天和她的事情纯粹是胡来。昨天是我对不起你。我不管刘姑娘相信不相信我觉得我说的很诚恳,只听她说:那么你想怎么办? 我说:我其实和她真的没关系了,早上和她电话说清楚了。 刘姑娘狐疑地看着我,嘴角里露出了一丝轻蔑,我现在就找她来,你和她当面说清楚。

我靠,她向组撒,我忙大喊:弄组撒气啊! 她理都不理我径直往外走,只听一阵人声鼎沸,不一会儿看到刘姑娘拉着蓉蓉进来了,要死,搞错人了,我心里暗暗叫苦,看了看手机,手机上写着发件人是伊丽莎白,要死,这个是我对蕾的爱称,看样子刘姑娘是搞错了。怎么把蓉蓉拉过来了,蓉蓉看着我也不知道说什么,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只听刘姑娘说:说罢,阿L,有什么话说清楚吧。 我和蓉蓉是清白的啊,又么萨斯体,周围一圈人在围观,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认为是蓉蓉的后果总比认为是蕾来的强,万一给我父母知道了,万一给蕾的老公知道了,我不要死无葬身之地了啊,于是我硬着头皮说:以前的事情就算了,没什么好说的,我们现在开始就是朋友,我已经有女朋友了,我们没关系了。 蓉蓉一脸茫然地看着我:阿L弄刚撒么四啊,我听伐懂啊。 我走了过去,对着蓉蓉说:么关系,我刚股就来塞了,弄听到就苦役了。

中国人的劣根性就是喜欢看热闹,说白了就是喜欢看人出丑以获得性高潮一般的快感。我们周围围着的人越来越多。刘姑娘好像感到这么多人都是为她呐喊助威的一般更加有精神了:阿L,你说你以后还这样么? 我无奈地摇了摇头。她继续说: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一个人,唉……她说完哭了起来,周遭的小市民和外地 人开始起哄了起来,闹得我和蓉蓉不知所措,我和蓉蓉轻声说:对发起,等一些我帮弄噶色。

刘姑娘拉着我说:弄个则骗子,骗我……我哪能办啊,弄肯定还有叫怪四体瞒老我饿。 妈的,我怒了,搞毛啊!听到后面几个外地 人期期搓搓的说我看起来就不是好人心里的火一下子大起来,马比,我除了无作了一点做什么不推进社会 主义和谐社会的建立啊!也不在网上发政 治帖,也不支持台 独,也不骗人,合法纳税,你们说我不像好人个乱啊!我火大了,右手举着的盐水瓶一下子砸在地上,玻璃碎片四溅,周遭人看了吓了躲开了,我大骂起来:哈刚有撒港头?乱刚撒?我做撒刚撒?娘饿!多刚有撒港头!

刚说完这句话周围的一群人尖叫了起来,蓉蓉看到也大叫不好,原来是那根插在盐水瓶里的管子由于气压问题我的血液开始从我的身体里往外流了出来,短短几秒钟,已经流了不少,混合着地上那些没有吊完的盐水淌了一地,粗一看都是我的血,好可怕。

刘姑娘看了也吓坏了,惊叫了起来,还是蓉蓉反应快一把捏住了输液管,帮我拔下了针头,这才好。
呜呼哀哉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2007-09-18, 23:41   第 65 楼
呜呼哀哉
高级会员
 
文章: 1,630
聲望: 1 呜呼哀哉 向着好的方向发展
註冊日期: 2006-06
預設 回复: 【转自KDS】我与隔壁女邻居的故事

好久没有放血了,无论是在kds上还是在真实的生活中,最后一次放血也是在大学时候上体育课踢足球,我一脚抽空把对方后卫踢出血来。回过头来我说的事情,我的血是止住了,不过刘姑娘没想到竟然晕血,我册 拿,我觉得男人晕血还算了,女人晕血就是无敌,女人这种怪物每个月都出点血,怎么看到自己的血包不会晕?这个问题还有待山上TF们的解决。

刘姑娘看到一地的血登时昏了过去,众人七手八脚地把她扶了起来坐在一边的椅子上,还好昏倒在医院里,不然我一定脱光个则小娘 比饿衣裳,帮她做人工呼吸、按摩心脏,唉,如果是蓉蓉昏过去该多好啊,我更加能动手操作了,要西,关键送光还在y y,弄高发好了!我暗自责骂。

还好她没事情,我和蓉蓉使了个眼色,拿出手机朝他晃了晃,她心领神会地走了,心想还好这次接领子饿。我看刘姑娘缓过来了心里也放心了,还有一瓶盐水不吊了,经过刚才这么一闹腾,汗出了不少,感觉人舒服了很多,我和护士说:打包!护士说,这个盐水怎么打包啊?那我说:发好打包那么寄存,你们和钱柜一样发?以后再来用? 小护士听了刚特了:不行的呀。 她和领导商量了一下把一瓶盐水瓶都给了我,奶奶的,现在看病贵得很,这样一瓶要50块钱,妈的,我心里打起了算盘,一瓶3L的水才2块钱,盐估计5角,瓶子5角,竟然这些成本要卖我50!拿回家!把水倒掉冬天给我老娘捂手!

我拉着刘姑娘就往外走,她还没从刚才的那个变故中走出来,还是迷迷糊糊地样子,我把她带到了车站看着她,她终于开口了:阿L,弄么骗我么,农真饿和她分手了? 我说:哈刚有撒港头,当然分特了,否则个则女您看到弄发要冲过来情浓却桑或啊?我搞伊么关系了啊。 她低头想了想:那么维萨伊要叫弄小腊肠? 我灵机一动,说:我的名字里有饿L,搞“腊”差法度,初中同学觉得我饿噶桑度,所以叫我腊肠,伊高卧关系好就叫我小腊肠。 不知道刘姑娘是有意还是装傻:撒噶桑啊? 我说:就是今朝早榔头那弄搞的七荤八素饿机关枪! 她终于破涕为笑:哈刚,明明是小手枪,还机关枪了。 我看她笑了也放心了,把她送上了车:回去好好休息,阿拉电话联系。

她上车后我长吁一口气,溜达着走回家去,在上楼的时候路过402,看到里面有灯光,我犹豫着是否要敲门进去,
呜呼哀哉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2007-09-18, 23:44   第 66 楼
呜呼哀哉
高级会员
 
文章: 1,630
聲望: 1 呜呼哀哉 向着好的方向发展
註冊日期: 2006-06
預設 回复: 【转自KDS】我与隔壁女邻居的故事

我还是没有忍住,敲了门,不一会儿蕾便来开门。我什么也没说闪身进去,晚上发生的那些事情,加上这么热的天走了一路我感到有些疲累,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

蕾走了过来,给我倒了杯水,坐在我的边上说:怎么,又想起我了?你来干嘛? 我说:你到底搞什么搞? 她说:搞什么你清楚。你搞什么我搞什么。 我说:日啊,我搞的是你,你搞的是我! 她白了我一眼:都一样的,你的小女朋友倒是满不错的,还没谈几天恋爱就被你骗上床了,不像我是被某些人要挟! 我说:我要挟你还是你要挟我啊!要死了,我找不到洞的时候你还伸手帮我做向导了,娘的,你这个是**处男!

蕾听了大笑:我还不知道呢,原来你和我做的时候你是处男? 我觉得我被她羞辱了:怎么样,老子被你**了,你总算满意了吧。 她坐在了我身边,习惯性的把她的一对伊丽莎白放在我的身上:阿L,其实我还是满喜欢你的。 这句话反正我越听越便扭,我说:你接下来准备怎么办? 她说:其实昨天那个药不是让你来和你女朋友那个的啊。 我说:靠,难道你叫我一边发烧一边打飞机啊,你以为我本拉登啊! 她轻轻地在我耳朵边上说:本来想让你欲火焚身后来找我的,没想到你这个人这么快就搞定了那个小姑娘,看来那个小姑娘也不简单啊。 蕾的这句话正是刺到了我心头的那个痛,我心里暗暗的想要把这个秘密挖出来,我隐隐地感到刘姑娘绝非表面上看上去那么简单。 我说:好了,你既然知道我现在不寂寞了,我们只见也该差不多了,你老公在韩国也快回来了,你也该收收心了。

蕾说:其实我昨天晚上想让你来也没什么,只是有一件事情要让你帮忙。 我说:什么事情,难道你们老板又来想搞你了?这个我不帮,你这个骚货就应该被搞,被外国大乱泡搞! 她扭了我一把,弄得我疼的哇哇叫:干嘛! 她说:阿L,没良心的,我是让你帮我做其它的一件事情。 我说:什么事情? 她说:我休假那段时间出了一点问题,还记得公司那个小孙么,他话多,把我和nelson,也就是我老板的事情和emma说了,emma听了好像在找证据,想和董事局汇报说我们权色交易,你说这个事情怎么办?

我心里暗想,恶人自有恶人磨:我不管,我自己的事情还管不过来呢。 她说:你这个没良心的,你就算帮我最后一次,我以后也不来找你了,除非…… 我说:除非什么? 她说:除非你这个没良心的又来找我。 我听了心里咯噔一下,唉,对蕾这样的天生尤物怎么能放手呢,拿她的照片到kds上骗pp估计也能骗很多。我这时候脑子又闪过一个念头:我帮你可以,但你也要帮我一个忙,帮我一起查一下我女朋友背后的故事。

她狡黠一笑:OK。

我们的地下交易又开始了,我晚上躺在床上盘算着,怎么能让emma闭口不谈。
呜呼哀哉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2007-09-18, 23:44   第 67 楼
呜呼哀哉
高级会员
 
文章: 1,630
聲望: 1 呜呼哀哉 向着好的方向发展
註冊日期: 2006-06
預設 回复: 【转自KDS】我与隔壁女邻居的故事

正所谓一句老话,么撒您个屁 眼是干净饿。这句话在我混迹kds几年之后更加认同,男人有男人的无作,女人有女人的发骚。第二天到公司上班早上处理掉了一些事情,打开我的秘密邮箱,看到蕾就把emma的资料统统发给我了,资料之齐让我惊讶,原来她是emma的经理,直接从hr那里把人士资料调过来,她还附上了emma的照片,是他们公司内刊的员工风采还有搞活动时候的照片。我一看emma看上去比较成熟,30岁的样子,烫了一个卷发,皮肤不是很白,但比较肉感的那种,照片上穿了一套职业装,靠,也有一对大咪咪,我心里想怎么老外不去搞她,真是浪费了,我看了看不禁联想翩翩,口水哒哒滴,盘算着怎么行动。

我看到emma的简历,决定到chinaren上去看看,chinaren的校友录真是五花八门,我仔细找了找,果然她的那个班级就有,我进去看了看,这个女人还真喜欢招惹是非,在校友录上唧唧喳喳地,还爆了几张照片。上山已久,学会一招:挖坟。我把很多以前的他们的那些留言都看了看,发现她都和一个叫李斌的在打情骂俏,而其他人也在嘲他们当年的感情,我找到了突破口。
我一翻又看到了她的hotmail,我在网上一搜,不得了,乖乖隆地洞,在篱笆上竟然有她的帖子,她在篱笆上有一个很恶心的姓名,什么小黑兔之类的,我心想这个名字还是很正常的,她胸口一对小黑,小黑+小黑=小黑TWO。她要人家pm给她一些关于孩子教育的东西,她有孩子了么?我看了看她的简历,好像没有生育历史啊,怎么要教育孩子的东西;我又在篱笆上找她的帖子,发现她在篱笆还是发帖比较多的,除了参加团购之类的多数都是单身俱乐部里聊天,这个女人一定也不是什么好b,我仔细看了看,她竟然也发起了蒸荤,哈哈,我想机会来了!

就在这一刹那,我的脑海里又闪过了个念头,查查刘姑娘的底细,她在学校的校友录上倒是很低调,没什么出头的,我仔细看了看,发现了她的email,她的email竟然叫做lovelvpaul@***.com一个姓吕的叫保罗的?不对,我仔细一读,要死lvpaul就是乱 跑!是喜欢个鸡 巴还是喜欢一个姓吕的?我开始从她的初中班级开始找,果然在高中班级里找到了一个姓吕的,我一直认为吕是一个很淫荡的字,双口吕,一个人两个口,这个不是说女人么,上面一张嘴下面一张嘴,不过最淫荡的字还是串,特无作了啊。

那个姓吕的邮箱果然是lvpaul***@**.com,这个乱跑果然是我要找的人,看看他现在在干嘛,我找到了他的手机等,妈的,他现在在上海的一家公司工作,不是刘姑娘所说的什么英国法国的,日,明明是在中国,好的,按照基督山伯爵的kds签名来说:我已经代天报偿了善人,现在复仇之神授我以他的权力,命我去惩罚恶人。

我行动了
呜呼哀哉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2007-09-18, 23:45   第 68 楼
呜呼哀哉
高级会员
 
文章: 1,630
聲望: 1 呜呼哀哉 向着好的方向发展
註冊日期: 2006-06
預設 回复: 【转自KDS】我与隔壁女邻居的故事

各位TF不要替我担心,事情都在我的掌控之下一点点的发生。

网络这个东西能够搜罗天下,把每个人阴暗的细节全部暴露出来,人性善良的、丑恶的、高尚的、低俗的,他是打开天堂的钥匙也是推你入地狱的黑手。

我把我今天早上的发现和蕾打了个电话,蕾好像没有听到过emma有孩子的事情,据说以前有个男朋友,但是嫌人家家里住在中环而不是内环,没有车所以和人家日后再说了,现在也是骑虎难下,光棍一条,尽管也相亲过几次,但要么人家看不上她,要么她嫌人家没钱,总之搞不定。情况我基本摸清楚了,我和蕾商量是不是先吊吊她。我仔细看了看她那个蒸荤的帖子,基本都是自己一个人百无聊赖的顶啊,几乎没有男人给她回复,心里想满作孽的,于是我注册了一个马甲去顶她的篱笆的帖子,上门写:有缘人今生得相见。篱笆女和我们TF一样,都是时时刻刻关注论坛的,不出一会儿她就回复了,她写的是:妾有心不知君有情。 靠!还真是风骚,我马上回复了:我今年38岁,跨国公司市场总监,身高178,现市区有套2房,有A6一部,不知有希望么?这时候老板叫我去谈话,我不得不离开一会儿,回来后一看,不仅是她还有一些其他的女人也进来看热闹了,你一言我一语的,竟然顶顶了两页多,我趁机继续发帖:刚才总部越洋电话会议,让你久等了。其实吊篱笆女真的很简单,只要满足她虚荣的心就可以了,我随便和他说两句,就把她晾在了那里。女人还是要晾一下的。

接下来我注册了一个邮箱lvpaul@**.net,然后给刘姑娘发了一封很简短的信:最近你还好吧。 我等着从她的嘴里发现什么,我心里有些郁闷,想着那天晚上O O X X她的时候不知道是不是想着别的男人,想着那个叫乱跑的泌 阳的乱跑,骂了隔壁,是不是我的“鸡”不如人还是“乱”胜一筹,我心里七上八下的。我感到那个绿油油的光环在我头上飘来荡去久久没有散去。在我的脑海里有一些邪恶的念头,什么拍裸照威胁啊,拍一部“关手机”啊,我不能平白无故做王八!

中午的时候蕾又给我打电话了,她说她发现emma中午吃饭的时候心情特别好,还装矜持要减肥,估计我的那个帖子有效果了,让我再接再励,我说好的,我把那个乱 跑的手机号码也给了蕾,让她帮我想办法是不是能从他那里想办法套取一点东西来,蕾让我把乱 跑的资料给他,包括公司什么的,他来想办法。

下午我又上了篱笆,发现小黑兔pm我了,问我要msn,我为她注册了一个号码,加了她,只看她的msn名字很风骚:Emma 寂寞小女人 今天的小杨生煎真好吃~~ 我看了无语,心里想到tf的一个帖子,女人把屁大一点的事情都会写到msn上,族撒拉! 我心一动拿起电话和蕾说,15分钟后你去楼下买2两小杨生煎,然后让人送上来给她。 我和emma随便地聊了几句,她中文里夹杂着英文,还有很多看不懂的图片符号,我日,看了我眼睛都花了,不是因为帮蕾,早就封杀! 过了一会儿蕾给我发了条消息:小杨生煎买好了,送上来了。 我马上给emma在msn上留了一句:你慢慢吃生煎,我有meeting。

这个女人一定很感动。
呜呼哀哉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2007-09-18, 23:45   第 69 楼
呜呼哀哉
高级会员
 
文章: 1,630
聲望: 1 呜呼哀哉 向着好的方向发展
註冊日期: 2006-06
預設 回复: 【转自KDS】我与隔壁女邻居的故事

我盯着电脑屏幕看着,那个女人好像很感动,狂发表情,我想拜金女就是拜金女。我给蕾打了个电话:她吃生煎开心么? 蕾说:开心的眼泪都要掉出来了,我问她是谁送的,她说秘,密男士。 我说:册 那,骗到她了,之后怎么办呢? 蕾说:放长线钓大鱼! 我问了蕾:她那里的情况怎么样了,那个乱 跑和他联系过了么,蕾说那个乱 跑的公司是做外贸的,她要想办法。唉,靠女人现在看来还是靠不住的,只有靠自己。我注册了个邮箱lovelvpaul@***.net我按照那个乱跑的email地址给他发了一封信:你现在还好么。 这封信没有署名,但是我想他应该能猜到是谁。

之后我去干活了,忙到了下午3点左右我又和“小黑兔”聊了几句,她问我:你怎么知道我的联系方式的啊? 我说:傻姑娘,你的space倒是很不错的,里面你的消息都有,正好我们公司在你们那里就让同事帮我买了下,味道还不错吧。

看样子个则刚女您被我征服了,她穷问我要照片了,我日,照片能随便给么!难道给我的照片啊,要么给她西蒙或者薄荷的照片,我看上去哪里有38岁啊!我和她说:要出去一次以后再聊。说完我下了。打开邮箱发现刘姑娘和那个乱跑都给我回信了,他们之间的秘密可以被我拆穿了,我心里一阵兴奋,但又有几丝担心。

我打开了刘姑娘的邮件:以前是我不好,我走开的,我和他分手了,现在我不错,有一个很好的男朋友,他很喜欢我的,我很喜欢他的,你好么?

我又打开了乱 跑的邮件,他的话让我大吃一惊:那个老男人对你还好吧,我还不错,现在在一个公司上班,2年前的事情我们不说了,自己走自己的路吧。

那个老男人是谁?到底是谁对不起谁?里面的事情究竟是什么样子?我糊涂了。
呜呼哀哉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2007-09-18, 23:46   第 70 楼
呜呼哀哉
高级会员
 
文章: 1,630
聲望: 1 呜呼哀哉 向着好的方向发展
註冊日期: 2006-06
預設 回复: 【转自KDS】我与隔壁女邻居的故事

我又以刘姑娘的身份给乱跑发了一封信:最近有空么?我想和你碰个头。 然后我以乱跑的身份给刘姑娘发了消息:那个老男人最近怎么样,他现在还是那个样子? 我仔细读了读信件,确认没有犯以前的错误发错人之后发给了他们,等着他们回复邮件,我想知道那个老男人到底是谁,他对刘姑娘做了什么事情。

发了2天的烧,拐了4乱跑精 子,今天虽然身体好多了,但还是有些发虚,今天不错,台风来了,天凉爽了很多,我走到过道上抽了口烟思考着过去几天发生的事情,突然想到有个重要的电话没有打。

电话那头的声音是那么的甜美,就好像那粉嫩可爱的hellokitty一般,那一声轻轻地“喂”让我意乱心迷:蓉蓉,是我阿L啊,昨天的事情比较挂三,我女帮有发刚,所以叫弄帮我唐了唐,有撒发方便饿发?对发起了?

蓉蓉在电话那头轻轻地笑了笑:阿L,么想到现在花头精噶浓啊,忽忽公子了啊,弄刚哪能赔偿我? 我说:弄刚好了。 蓉蓉说:最近我看电视里比森克饿新出来一款匹萨,要么弄定送光了。 我想:了搜饿,一顿匹萨一百块册从了。但是咬一咬牙:好吧,农发要带男朋友来哦,来了我要把当饿,我刚刚发好寒热,当发过饿。 蓉蓉在电话那头莞尔一笑:我么男帮有啊呀,法相某些您左拥右抱饿。 我给她嘲的脸都红了,知道这次竹杠给她敲定了,和她约好明天晚上在我家附近的必胜客请她吃饭。

我急着看信,连续刷了几次邮箱都没看到回信,我心里有些着急,但又能做什么呢?那天晚上我还是照例到车站,我下班的时候刘姑娘已经等在了那里,他看我过来很高兴地搂着我:阿L,弄忙来,上班给你发消息都不理我,msn么发开,弄身体好发? 我心里想娘错 比,有空回消息把弄饿呀,弄组撒发起行个则老南宁! 我说:今天忙,身体倒蛮好。

我把刘姑娘送上了公交车,自己站在站台上等着,车很挤,有几个女人衣着暴露地,看得我不由自主地想往那里靠一靠,忽然一个急刹车,一个穿着低胸露沟的女人扑向了我,把我撞了一个满怀。如果是平常我一定有要in了,可是现在不会了,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之后我也看穿了很多,女人嘛,无非是两个重心一个基本点,关了灯都一样,唉,只要自己喜欢,老实的就好。

到了家洗刷刷后上kds看看帖子,这时候感到这几天自己老了不少,经历了太多的大起大悲,看着那些少年不知愁滋味的感情求助帖我漠然了。电脑里的那些黄带我都取消了隐藏,可爱的北原多香子们还是你们好,陪伴着我那些寂寞孤独的日子,只有你们青春永驻、容颜不老,叫床声是那么真切,没有一丝造作与欺骗,赤条条地把自己每一个细节和毛孔展现在世人的面前,你们是真诚地,比那些包裹了多少层衣服的女人们来的真挚与勇敢。我向你们致敬!
呜呼哀哉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2007-09-18, 23:46   第 71 楼
呜呼哀哉
高级会员
 
文章: 1,630
聲望: 1 呜呼哀哉 向着好的方向发展
註冊日期: 2006-06
預設 回复: 【转自KDS】我与隔壁女邻居的故事

今天雷雨,公司断网,没办法发了,不好意思,前面有位兄台给我作诗,我也回赠一首《雨天寄情》
窗外雨迷惑
房内两人摸
淫得一手湿
逍遥才忘我
雷响灿烁烁
女声亦哆哆
叱诧惊雷起
男精浪沱沱

又是一天,已经是礼拜四了。十点多把事情都做玩了,打开邮件一看,刘姑娘给我回消息了:他我也有一段时间没有联系了,我也只是他人生中的匆匆一个路人而已。 乱跑回复的是:你想干什么?你觉得我们还能到过去么? 我给乱跑回复了:没什么,只是想见见你,有些事情来请教,你看明天晚上方便么?

我又打开了msn,只见emma给我留了好多条言,比如送什么小礼物给我之类的,问我要地址,她看我上线就给我发了个可爱的表情。我也回复了她一个表情,她问我:看到我给你的留言了么? 我说:太忙了,助理帮我弄的。 她说:今天晚上有空么?我们吃个饭么? 我心里想篱笆女人果然开放,不仅仅是霹雳贝贝,小黑兔也是啊,我心里想:稳住,稳住,千万要稳住,我和她说:我不在上海,没办法回来,不好意思。 她很警觉地问了一句:你在哪里? 我突然想到了蕾的老公,我说:我在韩国。她很惊讶:你不在国内啊。 我发了个狡的表情,只见她说:你有照片么? 我说:身边没有。之后随便和她闲扯了几句,因为现在还没有目标,不好大规模的上手。我给蕾打了个电话:现在你准备怎么办? 她说:我想把她名声搞臭,然后让她自觉退出。我听了心里一沉,怎么女人的看起来都是那么的和善,怎么心都这么狠。

时间过了很快,到了下班时候我照例到了车站,看到了刘姑娘,我问她:今天怎么样,顺心么? 她看了看我:还好了。 我真想知道她和那个乱跑和老男人到底发生了什么,车来了她让我亲她一下,我勉强的亲了一下,可是内心感觉到总有那么一点恶心,就好像在一个好多人拉完bb然后没有冲的茅坑里拉屎一样。不过还好,我还有蓉蓉,我已经订好了位置,今天晚上和她一起吃饭。

约会我又迟到,蓉蓉早就在那里等我了,上班的时候看不出,由于护士帽,现在看到了她的头发稍微染了下有点泛黄,头发不长,到了肩膀,好像东京爱情故事里的铃木保奈美,穿了一件淡黄色的无肩背心,手上带着一串贝壳手链,胸口带了也是贝壳类的挂件,挂件根据她凸凸的胸型,陷入两乳之间,看得我口干舌燥。

必胜客这种东西对我来说就是奢侈品,吃一顿要2天的工资,基本上没来吃过,于是我让她来动手,她倒是也不客气点了一个芝士海鲜至尊,一份香草凤尾虾,一份幻彩圣代,一杯橙汁,她点着还和我说:男人吃维生素多的对身体好,特别是你这样有两个女朋友的男人。我听了忙解释:其实我现在很苦恼的。她笑了,好像还是10年前的那般模样:当然很苦恼,照顾的了大的,小的就顾不上。我忙说:其实不是这样的,我被两个女人控制住了。我基本上把事情都告诉了蓉蓉,当然除了我强剑蕾的那一些细节等,她听了好像是听小说一般,后来类似春药,刘姑娘的两个男朋友之类的事情更是让人她瞠目结舌,但谁又能想到这样的故事会发生在我一个简单的,平常只会上kds,打飞机的人的身上?

把事情告诉蓉蓉后,我突然之间感到很轻松:蓉蓉,我不知道现在这个世界应该去相信谁了,不过也没关系,信不信都一样,不过我还是很想念我们小时候的那段生活的。 蓉蓉看着我:后来我给你写过信你收到么? 我说:什么信? 原来初中毕业我们各分东西之后蓉蓉给我写过信,天知道怎么我没有收到过。我问她:什么信? 蓉蓉笑而不谈:过去的事情就过去吧。
呜呼哀哉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2007-09-18, 23:47   第 72 楼
呜呼哀哉
高级会员
 
文章: 1,630
聲望: 1 呜呼哀哉 向着好的方向发展
註冊日期: 2006-06
預設 回复: 【转自KDS】我与隔壁女邻居的故事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往事,有的人把往事翻出来,有的人把它深深地埋藏在了心里。我和蓉蓉的故事其实很简单,少慕少艾之情,很简单很纯真。她和我说了,她毕业后的事情,卫校毕业了直接读了大专,然后做了几年护士,期间也谈过恋爱,但是只是一阵恋爱而已,给人生留下了几段回忆,也多了几丝空想。

吃完饭我送她回家,台风带来的雨淅淅沥沥的打在雨伞上,两个人、两把伞把我们的距离拉开了,我对她看了看,她身子一矮钻进了我的雨伞里,我顺势拿手轻轻地搭载了她的腰上。我们路过了我们一起读书的中学,当初觉得学校的门好高好大,现在回首一看也就那么平平。她家还是住在老地方,以前和一群人跑到她家里,我还打碎了她老爸的烟灰缸,过去的事情一幕幕的翻了出来。相信很多TF都有我这样的经历,其实有些话也没啥好说,沉默比解释更让人心动。我把她送到了家门口,她要上楼之前,我鼓足了勇气和她说:我从15岁的时候就有一个愿望,不知道你能不能让我实现? 她看着我,不出声,我说:你能让我拉一下手么,她莞尔一笑,伸出芊芊细手,我轻轻地拉了拉,朝她一挥手:再见。

我回到家,老娘和我说:压倒组撒气了,哪老婆帮弄当地五。 我说:撒么四啊,撒老婆啊? 老爸跑过来:那娘了海想孙子了,就是拿女帮有啊。 我心想,唉,绿油油啊,绿油油。这个时候我老爸神秘地拉着我,把我拉到我的房间:小棺材,弄拉搜饿呀,桑毛病啊组桑或,农发要命拉? 我说:组撒,我组撒桑或啊?桑般应该饿呀! 我老爸听了辣一记把我一则头踏,前天压倒弄发寒热,小姑娘还高弄困了一道,拿了还组撒? 我听了只好抵赖:么组撒,困高。 我把又给了我一记头踏:困弄则头,弄当阿拉港督啊,那娘看到弄组桑或六无赖饿餐巾纸了!弄小棺材发要命了啊! 我听了头一低:哦了一声。我爸继续说:现在骚足足,无糖有的好组了,组到发想组!

我心里暗想,如果我老爸上kds,发要特节滚哦。我洗了澡开电脑上网,看了看邮箱,是乱跑发给我的消息,他说明天下午6点见,地点在人民广场的肯德基。 终于可以见面了,真想可以知道了。

第二天上班,我口袋里戴上了甩棍以防万一,周末没有什么事情好做,平平淡淡的一天,除了偶尔应付一下火热的emma,其他照旧。刘姑娘想晚上我到她家去吃饭,我说算了,今天晚上公司加班,在事情明了之前我实在不想见到她。

下班了,我直冲人民广场,走到肯德基门口的时候我拿出了手机,这时候只听有人拍我肩膀,我一回头,只见这个面孔有些熟悉也有些陌生。
呜呼哀哉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回覆

書籤

主題工具

版面規則  發文規則
不可以發表新主題
不可以發表回覆
不可以上傳附件
不可以編輯自己的文章
啟用 BB 代碼
論壇啟用 表情符號
論壇啟用 [IMG] 代碼
論壇禁用 HTML 代碼


所有時間均為台北時間。現在的時間是 22:39


Powered by vBulletin® 版本 3.8.9
版權所有 ©2000 - 2019,Jelsoft Enterprises Ltd.
沪ICP备05004994号